• 电子文献
  • 学者
  • 书目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书评详情

《天国之秋》史诗般的记述和蒙太奇般的叙事手法

lijieontheway 
学术性
影响力
创新度
2018-08-06


继史景迁先生的《太平天国》一书之后,国外又一本关于太平天国史研究的好书近期被引入中国,那就是由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美国学者裴士锋先生所著的《天国之秋》一书。虽然国内外关于太平天国的论著可谓汗牛充栋,但这本书还是凭借其独特的视角、扎实的研究和流畅的文笔,足以在同类书籍中占据重要的位置。


在海外汉学著作被大规模引入中国之前,国内的太平天国史研究主要侧重于从阶级性和革命性的角度分析太平天国政权,而海外汉学该领域的相关著作,由于没有收到马克思主义主导思想的影响,其视角呈现出多元化的状态。两年前,由广西师大出版社理想国引进的史景迁的《太平天国》一书,主要侧重于从太平天国教义与基督教教义的异同对比角度进行分析;而这本《天国之秋》的最大特色,则在于详细论述了国际环境和外国势力对于太平天国政权兴衰的影响。在这本书被引入之前,关注这段历史的读者们大都知道:太平天国亡于内乱、士大夫官僚阶层的反抗和外国势力干涉。对于前两个原因,国内的相关论著已经有全面深入的介绍;但对于第三个原因,一般读者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从这个角度来说,《天国之秋》填补了国内太平天国相关论著的一大空白。它凭借详实的档案、日记、媒体报道等第一手资料,为我们展现了以英美两国为代表的外国势力,是如何干预并影响太平天国政权的发展的。很多读者之前可能不太明白,英法两国在1860年之前跟满清政权还处于互相敌对的交战国状态,何以会随即很快支持清政府打击太平天国政权。作者裴士锋告诉我们:如果说与清政权作战是为了扩大自由贸易的权利的话,那么打击太平天国政权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在保障通商口岸稳定。扩大贸易额这个一以贯之的目的之下,英法两国与清政府的从敌对到和解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如果说英国政府对清政权的态度转变是出于利益考虑的话,那么像华尔、白齐文、法尔思德这样的美国人,其对太平天国政权的或敌或友,也完全是基于权力和利益考虑。本书告诉我们:华尔和法尔思德本身,就属于美国的流氓无产阶层,他们之所以愿意为淮军效力,完全是出于生计考虑,因为淮军给他们开出的薪酬数额极大,甚至直到20世纪时,法尔思德的后人仍然在向中国政府讨要这笔高额薪酬。而白齐文从淮军转投太平军,也无非是自己想做常胜军统领的愿望被拒绝而已。无论在清军还是太平军阵中,效力的外国人都是彻头彻尾的雇佣兵身份,真正基于理想和意识形态为他们效力的老外是少之又少的。


在利益主导的思路下,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英美等国不愿意支持有相似宗教背景的太平天国,而是一昧支持清政权了。书中用大量的篇幅,描述了英国的传教士、媒体和民众对于太平天国政权的同情,但这些同情的舆论倾向在政客们看来不值一提。还是这些政客的后来者,一个世纪之后的英国首相邱吉尔道出了问题的真谛:“从来就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当然,商业利益的考量是一个层面,英美等国不愿意支持太平天国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太平天国的教义,跟真正的新教和基督教教义完全是南辕北辙。在太平天国,真正的上帝不是耶稣,而是天王洪秀全本人,而偏偏洪秀全又是一个精神不太正常、容易陷入癫狂状态的妄者。在这样的状况下,任凭熟悉西方宗教和文化背景的干王洪仁玕如何努力,也无法改变太平天国政权在西方人眼中的异教徒形象。
或许正是由于本书侧重于讲述国际关系对太平天国政权的影响,书中淡化了对太平天国创建初期以及天京事变前后过程的描写,而把洪仁玕到达南京、成为洪秀全的得力助手,作为讲述重点的开始。事实上,对于天京事变,国内读者已经耳熟能详,本书采取这样的侧重结构,反而能言人所未言,增大国内读者的新鲜感。


在改革开放之后,华人世界的太平天国研究出现一种趋势,即改变原有的强调太平天国政权革命性、先进性的做法,一昧突出对天国政权残暴、愚昧、野蛮的批判。这种研究似乎走向另一个极端,把太平天国说得一无是处。然而在这本书里,作者对太平天国的评价,堪称是客观、中立、经得起考验的。他既有对洪秀全反复无常和造神倾向的描写,同时也大力赞扬的洪仁玕推出的《资政新篇》的先进性,并告诉读者:虽然太平天国的征战对城市多有破坏,但在战争暂停的乡村地带,普通居民的生活和安定、平和的。同时,作者也用详尽的资料证明:在太平天国发展后期,驱逐满人的民族主义口号,很大程度上已经代替了拜上帝教的非本土宗教教义,成为其吸纳新的追随者的主流宣传纲领。从这个角度来说,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半个世纪后推翻满清政权的国民党人,会视洪秀全的太平天国为其先驱。作者在描述中展现的克制、理性和中立的态度,值得国内的研究者学习和借鉴。


当然,本书并非没有值得诟病之处。比如它把英国支持清政府剿灭太平天国的主要原因,说成是由于中国内战和美国南北战争同时进行带来的棉花贸易额锐减,就显得有些过于主观。且不说中英两国的贸易额能占到当时英国总贸易额的多大比例尚未可知,单就棉花这一宗商品的走向,就能决定当时世界第一的大英帝国的外交政策走向,多少让人觉得以偏概全。


然而瑕不掩瑜,这还是一本非常值得一读的好书。即使不把它作为学术书来读,对于普通读者而言,它优美的文字、史诗般的记述和蒙太奇般的叙事手法,仍然具备足够的阅读吸引力。




(本文发表于2015年1月25日的《深圳商报》读书版,见报时有删改。)

本文摘自豆瓣 :江海一蓑翁 2015-01-28 14:41:35

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6974678/

评论

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3号楼 华龙大厦 A/B座13-16层 邮编:100029
客户服务邮箱:wangxuan@ssap.cn 或拨打:010-59367096(9:00—18:00)
社科文献出版社 Social Sciences Academic Press( SSAP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6494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07 新出网证(京)字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