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子文献
  • 学者
  • 书目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列表  >资讯详细

王家卫影片镜像的时空对倒叙事

凌逾    2019-08-27       来源: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王家卫影片镜像的时空对倒叙事


对倒叙事开辟出小说与电影跨界的通道。王家卫是香港典型的作者导演,善于自编自导自创。他擅长营造电影镜像时间、空间、声画的对倒创意,呈现难以言明的错失心理对倒创意,这灵感来自于刘以鬯的对倒小说。然而,王家卫不取小说的情节和人物,只取对倒的意念和形式创意;求神似,而不求形似,这完全改写了传统的电影改编概念。



镜像时间的后现代对倒


海德格尔论述过时间的重要性:“存在是借时间性而站出、显现和在场的。”(吴国盛:《时间的观念》,中国社会出版社,1996,第244页。)


01 客观与主观时间的对倒并置


王家卫将凝固定格的时间零作为电影《阿飞正传》的叙事扳机。一开场,阿飞旭仔引导苏丽珍看时钟:“在1960年4月16日下午3点前一分钟,我们曾经在一起,我会记得这一分钟。我们就是这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你无法否认的事实,因为已经过去了,过去的事你是无法否认的。”阿飞勾女自有绝技,不与人同。他不送物质之礼,十克拉钻戒鸽子蛋之类;而送出个“时间零”,竟无师自通地懂得时间的玄妙,一刻转化为永在。阿飞将一分钟绵延刻写于苏丽珍心中,彻底击中、诱惑了她。她将这一分钟看作长情的誓言;而无心无肺的阿飞却只将之当做一分钟的热血,并不永在。当世爱情早已变成液态,流动变幻不定;再没有固态的爱情,固若金汤,天长地久。不想结婚,成为阿飞一年后分手的藉口。阿飞一分钟的液态爱情,彻底毁灭了苏丽珍固态爱情观的崇高感。经过长久的伤痛恢复,直到片中,她才能下定决心,从这一分钟起,遗忘绝情的阿飞。


1

《阿飞正传》剧照(图片来源于网络)


有意思的是,片尾拼贴了看似无关的一分钟,作为续集宣传。谁想歪打正着,梁朝伟演无名赌徒出门,极富表现力。这一分钟反客为主,成为主戏,其意义至今仍像悬案,引无数观众竞相猜。无名阿飞死去,自有其他无名者粉墨登场,取而代之。后来,该无名氏化身为电影《花样年华》和《2046》的作家周慕云,扮演者梁朝伟也由低谷走入辉煌的演艺人生,进入与王家卫合璧的黄金期。


2

《阿飞正传》结尾片段(图片来源于网络)


《阿飞正传》全片再现三个一分钟:片头,铭记一分钟;片中,忘却一分钟;片尾,错接一分钟。实在久远与虚幻一刻互为倒影,为全片奠下深刻的忧伤,就像被养母和生母抛弃的阿飞,自认作无脚鸟:“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永在的无脚鸟只属于天空。当有立锥之地时,即是死亡的一刻。其实,所有人都像无脚鸟,必须无时无刻地飞翔,挣扎求存。时间的一分钟意象,空间的无脚鸟意象,成为《阿飞正传》的最佳标记,让观众铭记。王家卫成功地将客观与主观时间对倒并置,将客观时空主观化,呈现心理时空,别具一格。


3

《阿飞正传》(图片来源于网络)


02 铭记与忘记、保鲜与过期的对倒交错


《东邪西毒》说:人的烦恼太多,是因为记忆太好。《重庆森林》以保鲜与过期对倒贯串主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东西上面都有个日期,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警察223何志武在女友阿May提出分手后,期望用数字保鲜:“从分手的那一天开始,我每天买一罐5月1号到期的凤梨罐头。因为凤梨是阿美最爱吃的东西。我告诉我自己,当我买满30罐的时候,她如果还不回来,这段感情就会过期。”223刻意记住时间,来证明对爱情的坚守。结果,赌博失败,223终于明白,“在阿May的心中,我和这个凤梨罐头没有什么分别。” 爱情,被解构为凤梨罐头一般的物事。


4

《重庆森林》剧照(图片来源于网络)


失意的223,想在日出时让恋爱终结,寄情于另一场时间博弈:“由这一分钟开始,第一个进入酒吧的女人,我就会喜欢她。”结果,警察碰上了毒枭女人,这女人贩毒,却被一伙印度人骗走毒品,陷入惨境:“罐头上的日期告诉我,我剩的日子不多,如果我找不到那班印度人,我就会有麻烦……”她以惨败告终,只能选择忘却时间,堕落,弥漫着颓废的美。


5

《重庆森林》剧照(图片来源于网络)


03 中国黄历与西洋历法的对倒互衬


王家卫电影多以阳历纪事,精确时间符号可作礼物、节点刻度、个性标识等。影片取名《2046》;宁说“57个小时”,而不说“两天半”,用“4600秒”而非“一个多小时”,用“155个星期”而非“近三年”,用个体认知来代替大众认知,体现出后现代人的疏离与自闭。如《春光乍泄》电视播报邓小平逝世,《花样年华》播放1966年戴高乐总统访问柬埔寨的影像,作为背景,简笔带过,涂抹点时光颜色,打上点历史烙印。


6

《2046》剧照(图片来源于网络)


《东邪西毒》却只用中国黄历,作为场景转换的关节点:“十五日,晴,有风,地官降下,定人间善恶,有血光,忌远行,宜诵经解灾”,“黄历上写着失星当值,大利北方”。以黄历术语印证命相,一旦人物有违禁忌,必出现麻烦。“孤星入命”、“尤忌七数,是以命终”,仿佛人能按神谕操纵一生。中国黄历不仅指涉时间,而且携带时运、喜乐、禁忌等诸多符号,带有神秘性、形而上学特性。不管是西毒,还是东邪、洪七、慕容嫣,都错失了所爱,并让爱自己的人悲痛欲绝。影片切割多个人物独语,多线交错,成为错失忏悔的内心独白群像,形成了多重对倒。


7

《东邪西毒》慕容燕/慕容嫣(图片来源于网络)


04 过去与未来的对倒错织


影片《2046》,以时间为题,思考香港回归50年后变成什么样,成为叙事触机。2046符码隐喻多重对倒。


第一,2046是时间概念:在通往2046的火车上,1224与1225的接口处是最冷的,需要两人在一起互相取暖。1224与1225,隐喻圣诞节平安夜,周慕云与每个女人的纠葛都发生于此际。时空在此交汇,向过去和未来扩散。第二,2046也是空间概念:周慕云死守2046房间,因其承载了回忆,就像注定无法逃离的监狱:它是《花样年华》周和苏的幽会之所,也是《2046》白玲的栖身之处,周的旧相识露露丧命之地。《2046》是阿飞三部曲的第三部,此周慕云既有《阿飞正传》旭仔的放荡不羁,轻狂任性,也有《花样年华》周慕云的拘谨怕事,死要面子,实是前两者的集合,一体三面。


8

《2046》剧照(图片来源于网络)


第三,2046也是周慕云所写的小说:王老板女儿反复问周慕云,“这个世界是否有永远不变的东西?”为答此问,周慕云写成《2046》小说。第四,2046还隐喻冥府:它是开往未来火车的神秘终点站:“每个去2046的人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找回他们失去的记忆,因为在2046这个地方,一切事物永不改变。没有人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没有人从那里回来过。” 王家卫仅仅用“2046”符号,就黏合了过去与未来,不仅铭刻周慕云和女人们纠缠的过去时空,也想象2046年的未来科幻时空,打破自然顺序的时空流变,机智地再现混沌的心理时空状态。


镜像空间的后现代对倒


电影不仅可以开拓时间对倒创意,人事反向交错,回忆与期待对接;也可以开拓空间对倒式样,光线与色彩、声音与画面等电影语言对倒交错(刘以鬯:《对倒》,作家出版社,2001,第210~211页),上下场镜头蝉联错接,对倒镜像呈现于细节局部和整体空间建构之中,其空间蒙太奇与其说呈现连续性,毋宁说是同时性。


01 . 被表现空间与未展示空间的对倒


《花样年华》讲述两家租客比邻而居,因有一对出轨,导致另一对同病相怜。出轨故事早已被讲烂,王家卫将出轨男女逐出屏幕之外,不给正脸,置于取景框外,成为外场景,私情被遮掩,为最小化再现,挑起了观众的好奇心。该片重点再现未曾出轨的双方,对周暮云与苏丽珍之间似有若无的意绪,进行最大化再现,成为在场空间。上半场,反复拍摄周苏的对倒;各自搬家具、上下楼,迎头相遇。每天的相逢就是错过,欲说还休。他们的配偶只有背影和声音。


9

《花样年华》海报(图片来源于网络)


下半场周苏开始接触,互扮角色,试图弄清那潜在的外场景真相。而配偶们则连背影和声音都消失了。电影再现四场模仿戏,周苏企图穿越空间,使缺席的变成在场,探测配偶的真相,却只能是徒劳。两人自身却日久生情。出墙与不出墙,构成两对男女情爱纠葛的对倒分水岭:周苏力避陷入像别人影子般的偷情漩涡,以“发乎情、止乎礼”告终。


02 . 遮蔽空间与留白空间的对倒


《2046》仰拍宾馆外的阳台,天空总被霓虹灯招牌霸占切割,广告牌像鲨鱼嘴一样,吞噬掉角落的女主人公,隐喻其不过是阁楼上的女人,向往自由而不得,男女主人公试图沟通亦不可得。王家卫电影场景的狭小空间感,隐喻后现代港岛的斗室境况,再现生活空间的局促压抑。王家卫用写意山水画的留白法再现意境,空镜头缓缓摇过街角的面摊、陡峭幽暗的狭长楼梯、墙角医治哮喘的街招,拍出幽深哀怨的戴望舒的“雨巷”韵味。留白凝镜适合于表达欲说还休、扑朔迷离、缠绵悱恻,以虚代实,无形代有形。


11

香港夜景(图片来源于网络)


稠密外景与荒漠斗室对倒。王家卫电影空间两极分明,外景多为人流涌动的社区空间:食肆、酒吧、快餐店、车站、地下通道、地铁、电梯、街道……具有流动性,公众性。内景多为独处私密空间,封闭狭小、阴晦而少阳光。人物多租屋而居,如周慕云、《堕落天使》的杀手和经纪人。租住,暂时借来的空间,让人产生无归属感、不安全感,难以找到存在感、意义感,隐喻港人的移民特性——国际都市的人心沙漠。《东邪西毒》中苍茫无垠的荒漠,是稠密都市空间的对倒影像。王家卫电影并置内外空间场景,也多为了再现喧嚣中的孤独。如《重庆森林》有个经典的虚实对倒镜头:前景聚焦于主角,背景是如织的行人,晃动虚像,匆匆而过,像条影像的河;人来人去,各有轨道,无法交集;密集的空间却让人倍感孤独。


12

《东邪西毒》剧照(图片来源于网络)


03 . 失语空间与聒噪空间对倒


《堕落天使》运用对倒法,让失语者和唠叨者遇合,碰撞出故事。金城武饰演的哑巴阿飞自称五岁时吃了过期的凤梨罐头,再不能发声;实际上,其内心一直聒噪不已。他半夜三点到别人店铺里,给死猪捶背、按摩,上蹿下跳,上演哑剧;但是旁白声音却格外饶舌,称要自己做老板,认真做生意,为夜取职业行径,辩护得像模像样。杨采妮饰演的陌生女人因为男朋友背叛自己,和司徒惠玲结婚,而备受打击,感到彻底的悲痛孤独;内心变得空空荡荡,而语言上却表现得唠唠叨叨。她四处出击,歇斯底里,一路扰攘,寻找“金毛玲”,报复泄愤。有意思的是,她竟然能读懂阿飞的无语手势,视之为知音。两人同仇敌忾,发明出各种泄愤之道,结果陷入一片混战之中。


13

《堕落天使》剧照(图片来源于网络)


影片《2046》中王菲饰演的王老板女儿,初遇日本男友,急切为之回答问路,粤语语速快,口齿何等伶俐。后来,父亲反对其与日本人恋爱,她自知前途无望,面对男友的询问,始终无语,只能以美目传情,无法言传。后来,日本男友回国离去,她却咿咿呀呀地讲着日语,自言自语,变成了聒噪者,对倒映衬出绝对的寂寞,打动人心。


14

《2046》剧照(图片来源于网络)


04 . 画面与光影的对倒


《花样年华》的对倒画面,在于反复拍摄镜子、影子,营造多重镜像,重重叠叠,互为倒影。除此之外,其他画面也着意营造光影对倒,如苏周在各自居所,靠墙而坐,收音机播放着影片《长相思》里周璇演绎的插曲《花样年华》,这是陈先生去日本公干给太太苏丽珍点歌祝生日快乐。镜头从右至左,摇移的节奏平稳而连贯,透视男女主角含混的表情、绝望的肢体语言。


15

《花样年华》剧照(图片来源于本书)


两人均为侧面受光,黑白色彩,仿佛剪影,再现人物汹涌澎湃的感情,饱受压抑,暗示出两人只能相背而离的无望爱情结局。另外,还有错置的声画对接。苏苦苦追问男人是否在外面有女人了,男画外音否认,后经不起追问,招供。女扇耳光,男音却说:“你怎么可以打得这么轻!”令人愕然。镜头移动,揭开谜底——原来是苏周这对伤心人在预演揭穿真相的时刻,寻求对策,各自疗伤。


05 . 声色对倒


《花样年华》以色衬心:蓝色调大多在户外,隐喻落寞沉寂;红色调大多在酒吧、餐厅和厨房,旗袍频换色彩斑斓、卧室壁纸花色、旅馆走廊窗帘艳红,色彩华丽饱满,隐喻躁动不安。《花样年华》以曲衬心:当男女主人公情绪波澜起伏、或落寞孤寂时,Yumeiji’s theme响起,旋律骤至高潮又迅速滑落,展现饰演者梁朝伟和张曼玉优雅如华尔兹般的肢体语言,让人感到悲凉孤绝。这种缓慢、孤寂的优雅韵味,在快节奏时代,已经被速度谋杀殆尽。


16

《重庆森林》剧照(图片来源于网络)


《重庆森林》播放歌曲《梦中人》的时刻特别:一是王菲所演女角的视线穿透了快镜中的人群,而定点聚焦、凝视663喝咖啡;二是其偷闯663居屋,梦游般独自打扫并吟唱该曲,663是她的梦中人,她自己也是梦中人,如歌曲California Dreaming,摇滚式音乐叙事跟人物的心境吻合。



相关阅读推荐

17

跨媒介香港

作者:凌逾

出版时间:2015-11



评论

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3号楼 华龙大厦 A/B座13-16层 邮编:100029
客户服务邮箱:wangxuan@ssap.cn 或拨打:010-59367096(9:00—18:00)
社科文献出版社 Social Sciences Academic Press( SSAP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6494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07 新出网证(京)字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