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子文献
  • 学者
  • 书目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列表  >资讯详细

爱美之风:外国化妆品与美容术传入中国

隋元芬    2019-08-26       来源: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爱美之风:外国化妆品与美容术传入中国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化妆品,苏轼就曾以西子喻西湖“淡妆浓抹总相宜”。鸦片战争后,外国化妆品输入,逐渐排挤了中国传统的化妆品。


最早见到的有明确记载的西方化妆品的进口年代是1843年,当年对进口的“香水”、“梳妆盒”、“装饰品”一律征收5%的进口关税。既已列入征税项目,说明进口已不是零零星星的了。随着国内需要量的增加,进口越来越多。仅上海一个港口,1894年香水、脂粉进口额为50405两,1911年上升到319822两,十几年间增长6倍多。


外国化妆品打开中国市场的重要手段是报刊的广告。上海、天津、广州及其他各城市,凡有报刊之处,便有化妆品的宣传广告。晚清时期,上流社会崇洋心理很浓,尝试外国高档消费品成为一种时尚,广告宣传在促成这种消费习惯上起了很大的作用。1909年天津《大公报》首次将人像照片用于广告之中,它的第一张照片广告就是为克美利雅洗面粉而做的。照片为一美女,广告词用对话形式写成:


我看你的容颜儿,总是这么细腻鲜华,你有什么好法子,擦洗的这么好看哪?


不敢当。你还不知道克美利雅洗粉哪?我从前各种各样儿的香水、香粉、皂子都用过,可是没看见这么好的洗脸粉哪。谁若一试,就很惊奇这个粉的灵验,立刻脸上的肉皮儿又白又滋润又细腻起来了。不论用在脸上或是用在身上,香味儿长留不散,如在花园子四周,满是香味儿,实在舒畅快活得很了,你快买一点儿洗洗吧。


11

民国化妆品广告 图片来源于网络


初期的化妆品广告只寥寥数语,不像这份广告词这么生动,以后越做越长,详细介绍所推销产品的功效,对人有很大的诱惑力。下面是一则有关“美容药料花颜水之特色”的广告。“花颜水”,按其英文意译应为“美容水”,中国人以花喻女子,故译为“花颜水”。广告道:


花颜水最近盛行于欧美两洲。凡男女自为维持其脸上者,确有不可一刻缺少此化妆药水。故一时有曰:欲求自己颜容艳美,须要重看花颜水。花颜水于洗脸之时,滴少量于洗面器中,或融解五十倍之清水而常为使用,即可全治皮肤病。如:雀斑、粉刺、汗疹、顽癣、烟气、红点晦色、油光瘰疬等,均得转恶成美。至于女子擦敷白粉斑若先使用此药水,非唯融化之妙,且能预防白粉中所含铅毒也。芳香馥郁薰风勃勃,能令人发生一种愉快者,则其人必为常用花颜水。故曰交际场面,确不可缺此花颜水,乃兼备卫生与经济,为化妆用最良之妙品。且比之白粉、花露水等化妆品之材,之价格廉而功乃大,幸勿疑之。花颜水可滴数点温水或凉水中,即依化学的作用,盆水如牛奶成白,香风发生胸间觉快,致使用不断,乃可除去丑貌换来美颜如鲜花。故其名曰花颜水。论其功效实可谓近世最新化□用之第一品。花颜水最有效儿童,或遭蚊啮咬臭虫或汗疮与一切皮肤风痒,均可擦敷患部立见功效。青年之男女脸上发生小疮或雀斑等患,均可以花颜水擦敷每天三次,必可保痊愈也。花颜水凡各埠大药房均有代售,可就近采购试用。然最要认定“美人”,将花颜水滴下于洗面器中之商标以防伪物混误是幸。


12

美国化妆品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最初输入的化妆品都是欧美产品,19世纪末20世纪初,日本仿制欧美化妆品成功,大量输往中国,这种“花颜水”就是日本“皮肤科学专门大医小岛亨先生经历多年苦心研究”而成的仿制品。


日本化妆品靠价格低廉打入中国市场,但真正有名气的,仍是欧美产品。清末民初,中国市场上长期旺销的化妆品主要有:美国的棕榄香皂、棕榄霜、白玉霜、金头香水,法国的巴黎香水、贝干香水、西蒙香粉,德国的4711香水。日本的美人牌香水销路也不错。20~30年代,欧美化妆品厂家开始输入原料,在中国配制包装后出售。例如,法国在上海的龙东洋行经销的“可的”化妆品,就是在法国配好原料,拼好香味,将香粉装桶运到上海,再分装成小包出售。也有输入原料在中国就地生产的。如法国与美国合资的三花厂,从外国输入原料,生产“三花”牌香粉和爽身粉。当时的著名品牌有,进口货:林文烟花露水、白玉霜;国产货:双妹牌和明星牌花露水,双妹牌雪花膏、雅霜、蝶霜。


13

图片源于网络


随着外国化妆品使用日广,人们的美容要求更高,对西方的整容术也产生了兴趣。


1897年5月5日,《申报》以《毁体修容》为题,报道了刚刚兴起于法国巴黎的这种外科面部整容手术。其方法是:“在老妇耳际割开,将皮切去一条,然后将面皮绷紧,密线缝之,则面上皱纹悉平,宛如妙龄女子。”《申报》并对此专门发了社论,指出中国不宜实行外科面部整容术的两条理由:其一,肌肤受之父母,不得轻毁。该报云:“孔子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其二,女子整容,违背三从四德古训,有诲淫之嫌。该报云:“《易》言:冶容诲淫。夫冶容者,其心未必淫也,然人或因其容色之美,而图陷于淫焉,是不啻诲淫矣。”因此,该报下结论说,这种整容术,“既蹈不孝之愆,又犯诲淫之戒,居万恶之首,背百善之先”,同中国行之千年的缠足恶习一样,均属“非人情所常有”,应该禁阻。


14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事隔10余年,当西方整容师吉凌汉来到中国后,中国人挡不住美丽的诱惑,开始尝试整容。最早试行者,是上海、北京富商达官的女儿和宠妾。1911年,吉凌汉述其来华两年经历云:


本医士专治面部各病,在沪开院两载,凡面麻医光,瘰疬医平,烟容、酒滞、红痣、黑瘢、雀斑、疙瘩、皱纹、疮疤,消灭无迹;皮肤粗糙,面色苍老黄黑,医之嫩且细腻而红白,须发黄白,能使乌黑,诚有返老为少化媸为妍之妙术。医愈以上各病,除洋人不计外,华人已数千人,效验大著。各省有不远千万里来者,门庭若市,应接不暇。近有北京显宦暨奉天富商敦请医治内眷,今已医愈。

此为吉凌汉由沪赴津时在《大公报》所发的广告,从中可见其医治的范围及求治者众多。其详情,可见晚清报人汪康年的记载:


近有欧妇名士吉凌汉者,初至上海,自言能为人修治面目,黑者白之,污者洁之,疵点者删之,麻陷者填之。闻价格颇巨,余意此恐无人过问,或侨留之西人耳。不意业乃大盛,凡官场及大商家阔买办之少女宠妾,就请修治者不少。初时每人不过二三百金,后至千余金,吉凌汉乃大获利。而力能求治者,已尽倾箧而去。吉乃复思行其道于京,闻所携药料至三巨箧。至京,住卧车饭店(俗名六国饭店)。前一星期休息未出,第二星期已得八百金。闻有度支部员某携其妾来,欲去其面上之数粒麻点,吉索四百五十金。部员曰:“吾买之尚不须此。”后乃减至二百五十金。此第发轫之始耳,以后贵胄名族联翩而至。


15

民国整容术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则记载,反映了中国人对西方整容术从排斥到接受的转折,也说明当时这是一种极昂贵的手术,平民百姓根本不敢问津。清末国贫民穷,达官贵人搜刮民财致富,为其宠妾整容不惜一掷千金,这从另一方面使国人对西方整容术产生反感。时人抨击西方整容师的这次中国之行在北京达官贵人中引起轰动时说:“噫!吾不解吾国人之金一何若此之多也,亦可谓无心肝之至者矣。”为此,当时北京流传着这样一则笑话:要求这位西方整容师不仅要为中国人整容,更应整修当权者的心肝。时人记载说:“近有欧妇以修整面目游京师,生意甚盛。或曰:‘汝若能修整心肝,则生意必更佳。’女曰:‘吾不受汝绐,若如汝言,吾闭门矣。’或怪问故,女曰:‘若是心肝好的人早不必修整了,若是已经坏的,他怎么肯来修整?“


在清末,上流社会对美容已一掷千金,随着欧风美雨的浸染,它影响于中下层社会是迟早之事。




相关阅读推荐

17

西洋器物传入中国史话

作者:隋元芬

出版时间:2011-12

评论

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3号楼 华龙大厦 A/B座13-16层 邮编:100029
客户服务邮箱:wangxuan@ssap.cn 或拨打:010-59367096(9:00—18:00)
社科文献出版社 Social Sciences Academic Press( SSAP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6494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07 新出网证(京)字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