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子文献
  • 学者
  • 书目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列表  >资讯详细

中国最早的电影“皇后”

陈永祥    2019-06-10       来源:学术服务平台


电影自19世纪末传入中国后,迅速崛起为一门广受国人欢迎的大众艺术,它为近代中国女性步入社会提供了一个崭新的平台。至20世纪20年代,在女性解放思潮的推动下,一些知识分子加入电影公司,拍摄了一批“女性题材”影片,造就了一批具有代表性的电影女演员,其形象和演技得到了观众的认可。电影女演员渐成上海引人注目的社会群体,她们为中国早期电影的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随着电影东来,西方国家选举“电影皇后”的风习也如影随形,传入了中国。早在20年代中期,明星影片公司的女演员张织云就曾荣获“影后”桂冠,成为第一位“电影皇后”。接着,天一影片公司的头牌女星陈玉梅当选为第二届“电影皇后”。到30年代前中期,各种名目的类似评选活动有过多次。1932~1933年,《电声日报》为扩大销量,举行了电影明星、影片空前大选举,该报为申明选举的公开、公正性,宣称:“选举是联合了本公司出版的摄影画报(周刊)和玲珑杂志(周刊)同时举行,选举期从去年十一月起至本年二月三日止,历时三月,结果成绩甚佳,投票者之精神甚佳,而结果各点,均足表示读者之眼光在水准以上。”此次选举选出了中国十大男女明星,胡蝶、阮玲玉分别以13582、13490票获得第一和第二名,同时入选的女演员还有陈燕燕、王人美、黎灼灼、陈玉梅、黎莉莉。


微信图片_20190610152554

胡蝶  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果就选举的影响和规模而论,则以1933年的“电影皇后”选举最为引人注目。这一年,美国电影明星玛丽·皮克福来中国的电影城——上海访问,皮克福是第二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演员奖得主,她摘取了这项桂冠后,被西方人誉为“电影皇后”。此时正值以刊载电影消息为主的《明星日报》在上海创刊,该报为了招徕读者,扩大销路,乘西方“影后”驾临之机会,发起了选举中国电影皇后的活动。《明星日报》对开展此次评选活动的目的作了如是说明:“鼓励女明星之进取心,促成电影事业之发展。”选举的办法是在《明星日报》上附印选票,使之随报自然流散,然后将回收的选票放到特制的选举箱里,选举的截止日期为同年2月28日。此举引起了广大影迷的兴趣,投票颇为踊跃,两个月中,收到选票数万张。2月28日,《明星日报》社邀请了各界名人及律师在上海北京路大加利莱社举行了揭晓仪式,结果为:“胡蝶以二万一千三百三十四票,当选为民国二十二年第一届电影皇后,次多数为陈玉梅一万三千零二十八票,阮玲玉七千二百九十票。”

9k=

阮玲玉 图片来源于网络


选举结果一出来,社会上掀起了轩然大波,围绕胡蝶和阮玲玉谁应当选的问题,双方影迷各执一端,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如果就演技而言,当时社会及电影圈内普遍认为,阮玲玉在电影表演艺术方面的造诣可与胡蝶匹敌,在默片(即无声片)表演方面,尤为胜出一筹。所以有观众为阮玲玉愤鸣不平,发表评论称“选举的结果令我大大的失望。我觉得一百个电影迷中,除纯粹洋化的电影迷外,至少有九十九个应当拥护阮玲玉”,他还举出阮玲玉在影片中的精湛表演以说明自己推崇她的理由:“她一举一动,莫不把剧中人的个性表现得痛快淋漓。”该作者接着影射胡蝶之所以当选,凭借的是外型的美丽,“美丽固然是重要;可是艺术比其它的一切的条件更重要”,最后痛惜“何以欣赏艺术的同志这么少,而崇拜美人的同志这么多”。但在“胡蝶迷”中,也不乏认为胡蝶是以演技取胜者,有人称“观众之选举胡蝶女士为皇后者,当然胡女士有值得当选的地方,艺术的超群,表演的真切,这都是有被选的缘故……总之这都是胡女士过去的奋斗换来的结晶”。


由于此次投票的观众绝大多数属于市民阶层,外在的原因和机遇使得胡蝶更具获得胜选优势。

微信图片_20190610152702

图片来源于网络


首先,胡蝶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影坛有着别人难以替代的特殊地位。从20年代中后期的古装片、武侠片热潮,到30年代的有声片、有色片,胡蝶无不是创始者之一,而且在这些热潮中,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大多由她主演,如《火烧红莲寺》、《歌女红牡丹》、《自由之花》、《啼笑因缘》等。这些影片,题材不一,艺术质量参差不齐,但其共同点为都有一个吸引人的故事,为市民阶层观众所喜闻乐见。


其次,胡蝶有一副令广大观众十分喜爱的外型。有人评价说:“胡蝶,人极漂亮,上银幕是美人,不上银幕也是美人,论演技,她不如阮玲玉朴实、深刻和富于内心表情,但扮演佳人才子离合悲欢的故事,却自有一股楚楚动人的劲儿。”在30年代,其实也不仅是30年代,一个演员尤其是女演员是否被观众喜爱,其天生的外表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因素,这一点胡蝶可谓得天独厚,随着她主演的影片不断上映,“梨涡美人”声名远扬,这无疑是她广收选票的一个重要原因。


再次,由于明星公司的大力宣传,使得胡蝶具有其他演员所无法比拟的影响力。胡蝶的性格和演戏态度受到公司老板兼导演张石川、郑正秋等人的器重。张石川认为,“她有一点特长,就是诚恳耐劳,对于事业有坚强的信心”。张石川意识到,一个核心演员能为影片公司及自己带来巨大的利益,他便动用公司的财力、人力极力包装胡蝶,他“不遗余力地物色写手,编写适合她的戏路子的剧本。等到她大红特红起来以后,他便有意地把胡蝶主演的片子都控制在自己手里,让‘胡蝶主演,张石川导演’、‘张石川导演,胡蝶主演’的影片连续不断地出现在观众面前。日子长了,公司的作品就深入人心了。而他们两人互相标榜的结果,一是‘大明星’,一是‘大导演’,也都成名了”。


至于阮玲玉,她成功地塑造了一系列光彩夺目的银幕形象,是当时唯一能与胡蝶并驾齐驱的女演员。关于她的落选,除她所属的联华影片公司对“电影皇后”选举反应低调、未为她做宣传外,当时曾有人将胡蝶与阮玲玉作了一个比较:“阮玲玉胡蝶于电影女明星中并以美艳著称,论仪容,则胡蝶无阮玲玉之俏丽,阮玲玉不如胡蝶庄严,论艺术,则阮玲玉之表演活泼生动,作风浪漫,易受人爱,亦易为人轻视,胡之演技,滞钝呆板,但态度大方,有人喜亦有人不喜。”这个比较虽不免肤浅,但却代表了一般市民观众的普遍看法。


当《明星日报》发起的“电影皇后”选举活动刚刚落幕,1934年元旦,《影戏生活报》又刊登了选举电影皇后的启事。选举的结果是“陈玉梅女士以三万零二百卅十一票之最多数当选为念三年中国电影皇后”,揭晓大会上“计到王晓籁、袁履登……等五十余人”,并决定“另行择定日期,举行授杯典礼”。选举活动的程序与前一次虽然大同小异,但社会影响已不如前。

1352444822.63

陈玉梅  图片来源于网络


1933年的影后选举,还有观众对结果提出质疑,并引起了“胡、阮之争”,进而又有对她们的艺术和美较为认真的比较,说明当时大部分观众对选举的态度是颇为严肃的。而此次选举,虽然公布的票数比以前并不少,但观众已不像从前那么热烈,谁当选无关紧要,一切似乎已经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结果揭晓后,社会反映更多的是揶揄和嘲讽。有人尖锐地指出了选举的实质,称活动人人均可参与,表面看来好像“民权得伸,民意有归”,实际上则是“局外人”另有他意,“与当选皇后一并名列报端之海上‘闻人’,竟五六十人之众,这一蔚然大观,正表示二者‘相得益彰’,而行益显,既不会引起视‘台柱’若摇钱树之公司认为‘不公平’而‘严辞质问’,也乐得怜才惜艺的人们得‘名人’之名而厚享一次茶点,有功有德,名利双收”。这种观点或许能代表一部分人的看法。


延伸阅读

5

近现代史事、人物与外交

作者: 陈永祥  

出版时间:2013年08月 



评论

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3号楼 华龙大厦 A/B座13-16层 邮编:100029
客户服务邮箱:wangxuan@ssap.cn 或拨打:010-59367096(9:00—18:00)
社科文献出版社 Social Sciences Academic Press( SSAP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6494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07 新出网证(京)字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