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子文献
  • 学者
  • 书目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列表  >资讯详细

从红楼到赵家楼 回顾五四百年

常丕军    2019-06-10       来源:学术服务平台



斗转星移,转眼五四运动已历百年。我们不应忘却,国难当头的危亡时刻,是那些年轻人勇敢地站了出来,写就了我们现在的历史。



五月三日之夜

北京大学的学生是在5月2日这天,从蔡元培那里得到巴黎和会失败的消息的。据许德珩回忆:“5月2日,我从蔡校长那里听到这个晴天霹雳的消息。”他便约集当时在国民杂志社的各校学生代表,于当天下午在北大西斋饭厅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对付办法。高工的一位代表夏秀峰当场咬破手指,写血书,大家激动得眼里要冒出火来。会议发出通知,决定5月3日(星期六)晚7时在北河沿北大法科(后来的北大三院)大礼堂召开全体学生大会,并约北京13所中等以上学校学生代表参加。


th (9)

图片来源于网络


5月3日上午,北大各公告牌上都贴出了晚7时召开学生代表大会的布告。这天本来是周末休息,可北大校园却一片沸腾。学生们已经无心再去读书,再去娱乐。他们怀着一颗赤诚的心,满腔激愤地奔向北河沿法科礼堂。会上北大学生张国焘、丁肇青、许德珩、谢绍敏以及各校学生代表相继发言。他们的发言,个个慷慨激昂,悲愤交加。大会决定第二天即5月4日早上全体游行示威,同时议决四条办法:①联合各界一致力争;②通电巴黎专使,坚持不在和约上签字;③通电全国各省市于5月7日国耻纪念日,举行群众游行示威运动;④定于5月4日(星期日)齐集天安门,举行学界大示威。


从天安门广场到东交民巷


雄伟壮丽的天安门广场,高大巍峨的天安门城楼,象征着中华民族的尊严与文明。1919年5月4日它经历了不平凡的一天。


当各校学生陆续到齐后,集会宣布开始。一位北大学生代表登上放在华表前的一张方桌,宣读了由许德珩起草的《北京学生界宣言》,同时还散发了由罗家伦起草的白话文传单。传单写道:“现在日本在万国和会要求吞并青岛,管理山东一切权利,就要成功了!他们的外交大胜利了!我们的外交大失败了!山东大势一去,就是破坏中国的领土!中国的领土破坏,中国就亡了!所以我们学界今天排队出行到各公使馆,去要求各国出来维持公道。务望全国工商各界一律起来,设法开国民大会,外争主权,内除国贼。中国存亡,就在此一举了!今与全国同胞立两个信条:中国的土地可以征服而不可以断送!中国的人民可以杀戮而不可以低头!国亡了!同胞起来呀!”


学生们的爱国行动,深深地感动了不断前来围观的北京市民,许多人自动地加入学生的行列中。北京政府派步军统领李长泰和警察总监吴炳湘前来干涉,先是劝说,劝说不成就拿大总统的命令来威胁,而学生们根本不理他们那一套,齐声高呼:“打倒卖国贼!”随后,开始游行。游行队伍从天安门广场出发,出中华门,直奔东交民巷使馆区。


th (8)

图片来源于网络


当学生队伍一面散发传单,一面走到东交民巷时,遭到早已守候在那里的中国巡捕的拦阻。他们不准学生通行,说须得到大总统的同意,才可以在使馆区游行。被阻于东交民巷西口的3000青年学生,在烈日下整整晒了两个小时。他们深深感到,国还没有亡,中国人就不能在自己的土地上自由通行了,如果真的亡国了,屈辱痛苦,又将如何呢?学生们义愤填膺,怒火满腔。大家决定改道去曹汝霖家,找那个卖国贼算账。这时担任游行总指挥的北大学生傅斯年,恐怕发生意外,极力阻止,但毫无效果。游行队伍一面高呼口号,一面散发传单,从东交民巷西口往北,经富贵街、东长安街,到达东单,再往北折,经石大人胡同(今外交部街)、大羊宜宾胡同,直奔赵家楼曹宅而来。


火烧赵家楼


下午4点钟,游行的学生呼声震天地涌到了曹宅门前。这时曹宅内外已是警察林立,门窗紧闭,学生们无法入内,便将手中的小旗抛入院内,连声高呼:“卖国贼曹汝霖快出来见我!”当学生们叩击大门时,周围警察前来阻拦,双方发生争执。学生们一面和警察理论,一面寻求破门之路。当一些同学因找不到门路,准备退走时,忽然听到轰的一声,大门打开了。学生们冲入曹宅,到处寻找曹汝霖,却始终不见其踪影。寻找不到曹汝霖,学生们气愤万分。为了惩戒卖国贼,一些学生决定放火烧了这个罪恶的巢穴。


4点30分火起。据几个人的回忆,带头放火的人就是北高师的学生匡互生。一位目击者说:“学生群众走进曹宅,先要找卖国贼论理,遍找不到,匡互生遂取出预先携带的火柴,决定放火。事为段锡朋所发觉,阻止匡互生说:‘我负不了责任!’匡互生毅然回答:‘谁要你负责任,你也确实负不了责任’。结果匡和一些学生在汽车房找到一桶汽油,高呼着‘烧掉这个贼窝!’汽油泼在小火炉上,当时火就烧了起来。”


曹宅起火半个小时后,北京政府的步军统领李长泰和警察总监吴炳湘带领大批军警赶到。这时绝大多数学生已经离去,未来得及走脱的学生被军警们逮捕。被捕的学生共有32人,其中北京大学20名,高等师范学生8名,工业学校2名,中国大学和汇文大学各1名。


消息传出,举国震动,北京、天津、上海等地的学生和社会各界纷纷发出通电,坚决支持北京学生的爱国运动,强烈要求北京政府迅速释放被捕学生。在这种形势下,北京政府不得不考虑释放被捕学生,以免引起新的麻烦。被捕学生的释放标志着五四运动取得了初步胜利。


黄浦滩头的革命狂涛


下载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上海的青年学生同北京的学生一样,走在了运动的最前列。5月5日,北京学生五四示威游行的消息传到上海,上海各校学生立即行动起来,纷纷发表通电,支持北京学生的爱国行动,要求北京政府惩办卖国贼,拒签和约。5月26日,上海学生2万人举行总罢课。这天上午,参加罢课的60多所中等以上学校的学生齐集公共体育场,庄严宣誓:“吾人期合全国国民之能力,挽救危亡,死生以之,义不返顾”。接着举行了游行。紧接着,在学生们的强烈要求下,在广大店员的支持下,各商号迫于形势,终于在5日上午陆续罢市。罢市的铺店门前,悬挂着“为国家,今罢市;救学生、除国贼”、“万众一心,抵制日货”的旗帜,张贴着“为国雪耻,挽救北京被捕学生”和“为良心救国,牺牲私利”等标语。


上海工人罢工是从日本人办的工厂开始的。当北京六三大逮捕的消息传来后,上海许多工厂工人,纷纷自动罢工。6月5日上午,日本在上海的内外棉第三、第四、第五厂的工人全体罢工,下午,日华纱厂、上海纱厂工人罢工。同一天,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的工人和码头工人,沪宁、沪杭甬两条铁路的部分工人也开始罢工。接着,电车工人、电话局工人、水手、汽车司机、木匠、装配工人、机器及造船工人、石匠、磨工、印刷工人、马车夫、洗衣工人等相继罢工。在罢工中,工人们没有提出任何经济要求,而是要求惩办卖国贼,拒签和约,释放被捕学生。上海工人大罢工的实现不仅表明中国工人阶级已独立登上政治舞台,而且从一开始就表现出产业无产阶级特有的革命性...

                     

轰轰烈烈的爱国运动


为声援北京学生,天津15所大中学校的1万多名学生从5月23日起开始罢课,广泛开展各种形式的爱国活动;其中尤以街头讲演和抵制日货最为普遍。天津学联和女界爱国同志会都设有负责讲演的机构,各校都组织了讲演团。学生的讲演已不仅限于城区,有的还深入郊区农村。农民对学生这种爱国行动极为欢迎,城市里的劳动人民更是热情支持学生的爱国行动。5月25日,北洋大学的讲演员在北大关一带讲演青岛必须归还中国,听者无不动容。一位30来岁的人力车夫当即掏出自己衣袋中仅有的20枚铜元,全部捐给讲演团。他说,这钱虽少,然而我们中国倘能人人尽力,就不会被外人欺侮,就一定能富强起来。同学们从家中带钱来此读书,都肯牺牲一切,来唤醒国人...


五四运动的革命浪潮同样席卷了广州。5月11日,广州各界得知五四爱国运动爆发的消息后,在东园召开国民大会,1万多人到会。会场四周遍插各色旗帜,上面写着“誓杀国贼”、“保我国权”、“不与汉奸同中国”等标语。会场气氛热烈,议员们和各界代表登台演说,每当讲到“外交失败,国之将亡”时,台上台下痛哭流涕,振臂高呼:“杀尽国贼,收回国权!”大会最后推举出8名代表率队向军政府请愿。全体与会者分成90队,每队100多人,每人手执“还我青岛”、“誓诛国贼”的小旗,浩浩荡荡地向军政府进发。到达目的地后,代表们向军政府主席岑春煊、总裁伍廷芳提出三项要求:取消一切不平等条约,收回青岛;严惩卖国贼曹、章、陆;要求北京政府释放被捕学生...


长沙位于中国腹地,交通不如京、津、沪、汉那样便利,消息也比较闭塞。五四运动爆发后,湖南督军兼省长张敬尧实行严厉的新闻封锁,所有北京发来的电报新闻,全被扣留,竭力遏制革命斗争的爆发。尽管如此,长沙各校的学生还是于5月9日从长沙《大公报》上得悉北京五四运动的消息,立即行动起来,予以响应。


一时间,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商人罢市,爱国热潮席卷全国。从海河之滨到泰山脚下,从南国羊城到橘子洲头,各地民众革命热情高涨。自此,无产阶级登上中国政治舞台,中国革命面貌焕然一新。


相关阅读推荐


1 (2)

五四运动史话

作者:常丕军

出版时间:2011-07


评论

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3号楼 华龙大厦 A/B座13-16层 邮编:100029
客户服务邮箱:wangxuan@ssap.cn 或拨打:010-59367096(9:00—18:00)
社科文献出版社 Social Sciences Academic Press( SSAP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6494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07 新出网证(京)字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