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子文献
  • 学者
  • 书目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列表  >资讯详细

慈善欺诈让我们的爱心将何去何从?

康晓光 冯利    2018-09-11       来源:学术服务平台

2

在汉语中,“欺诈”是指用狡猾奸诈的手段骗人。在西方语言中,其基本含义与汉语是一致的,都是欺骗的意思。罗马法上的诈欺是指“一切蒙蔽、欺骗、欺诈他人而采用的计谋、骗局和手段”。也就是说,诈欺不能被看作一种心态,而是一种有损害他人恶意的行为。在我国,对欺诈的权威解释来自民法领域。1988年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68条中,对“欺诈”做出了司法解释,即“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欺诈行为”。


何谓“慈善欺诈”,目前并没有明确定义,有时以“伪慈善”“诈捐”“骗捐”等词,简单来说,借慈善之名,与慈善有关的欺诈是慈善欺诈。


我国的慈善欺诈名目繁多,手法不断翻新,具有很强的迷惑性。从以往学者的研究中可以发现,对欺诈类型的划分并无统一标准,但欺诈行为的主要表现形式是划分欺诈类型的重要依据。即一般都是从字面意思上简单地对欺诈的行为方式进行概括,从而归结出欺诈类型,比如诈捐。本文根据欺诈方主体、欺诈内容和手段的不同,结合具体的欺诈事件,在细致分析欺诈事件主要表现形式的基础之上,归结出慈善欺诈类型。欺诈者(及其所扮演的“角色”)可以分为“捐赠者”“伪慈善组织”“正规慈善组织”“慈善组织员工”“‘做善事’的企业/个人”“求助者”等;被欺诈者包括公众、消费者、求助者、政府部门、公益组织、企业等;欺诈手段则五花八门,包括“诈捐”“传销”“集资”“寻租”“炒作”等手段。


以下是近年来的一些慈善欺诈的案例。


【案例1】企业举“捐赠20万元支票模型”道具,捐赠2000元后失踪。


一家企业在捐助贫困学生书画艺术爱心拍卖会上称将捐款20万元给河北涉县关防乡后池村新愚公希望小学,并举着“中国工商银行20万元”的现金支票模型与受助学生合影留念。之后该企业却声称模型只是“道具”不应视为爱心捐款承诺,事后只捐赠2000元。仪式之后这家所谓的“企业”就消失不见,连工商信息都无法查询到。此事引发舆论热议。该希望小学校长回应,由于无法找到捐赠人,暂无起诉打算,但之后再有此类捐赠活动,一定会向上级主管部门报告,并通过工商部门查询捐赠企业信息,在捐赠仪式前会尝试与捐赠人签署协议,防止发生“被利用”的情况。


【案例2】 “跪爬母亲”“小女孩为晕倒环卫工撑伞”借慈善为名恶意炒作。


2011年3月22日下午,广州大道通往体育中心的路上,一位苦命母亲抱着患眼癌的6个月大的女儿跪地前行。她这样做,是因为一名叫“广州的富家公子”的网友说,如果她从广州大道抱着孩子跪爬到体育中心,立即当场捐款两万元。这位母亲真的做到了,“广州的富家公子”却不打算兑现承诺,并称是她自己作贱。新闻见诸报端和网络后,许多人伸出援手,“跪爬母亲”获助28万元。此后舆论迅速反转:网络推手“金泉少侠”称因为苦命母亲无钱医治女儿,便策划摆拍“母亲跪爬”这一感人事件来“让有爱心的人为其捐款救她的女儿”。

11


2013年8月,媒体报道广州有清洁工在大街上晕倒,一小女孩为其撑伞。就在众人均被感动之际,事件又被曝光是有人策划造假,当事清洁工为“摆拍”,其与撑伞的小女孩都是策划者花钱请来的。网络推手“金泉少侠”受到舆论谴责,他坦承造假,数次道歉,希望能获得谅解。


【案例3】 “知乎女神”童瑶虚构身份和悲惨故事骗取捐款


知乎用户“童瑶”在2014年12月26日回答知乎问题“青梅竹马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中一炮走红,并塑造“虚拟知乎女神”:以美女自拍为头像,自述是孤儿,从小被好心人收养,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男孩子对自己百般呵护,后来养父去世。还好男孩子不离不弃,而自己也争气考上复旦又出国留学,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开了花店当上老板娘。这一回答在知乎上获得5.8万个赞,6777条回复。其他回答的问题大多集中在生活美好类的心灵鸡汤,迅速积累大批粉丝,在其账户被删除前累计粉丝59806人。



16


童瑶的骗捐开始于2015年5月。ID为“ck小小”(后被证实是童瑶的小号)提问“长期被疾病折磨,结束生命是最好的选择吗?”,称自己是在校大学生,没钱治病,请求帮助,并公布了支付宝账户。一个月后,粉丝达59000人次的知乎“大V”@童瑶在回答“人所能做到的最大的善良是什么?”时为@ck小小患病“背书”,她在回答中推荐了这篇帖子,并提到去看望了患病的@ck小小,还为她捐款。随后@ck小小患病一事引发热切关注,有大量网友提出要为其捐款。

2016年1月13日,有知乎用户搜到“ck小小”这个ID,发现“一个先天心脏病的姑娘,一个手术失败生无可恋的姑娘,竟然以Dota中的角色为自己的知乎ID”,进而其QQ、支付宝账号被“人肉”搜出,从而证实童瑶与ck小小为同一人,没有患病且为男性。至此,童超在知乎网用“ck小小”与“童瑶”两个账号上演双簧苦情戏骗捐一事败露。最终查明,其骗捐24万元。童超的实际情况为:男,1990年出生,高中肄业,长期在苏州一工厂做操作工。知乎平台于2016年1月14日和1月16日发布两次公告,表示已经联系警方,并将相关信息反馈给警方。1月27日,苏州公安局官方微博消息,知乎大V“童瑶”诈捐犯罪嫌疑人童某已被苏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查中。


【案例4】罗尔隐瞒事实骗捐


2016年11月25日,深圳作家罗尔在个人微信公众号“罗尔”上发布文章《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小铜人公司的微信公众号“P2P观察”里推送《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为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筹款。截至2016年11月30日01:20,《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的赞赏金总额达到2416353.56元。然而,事情的发展很快出现反转。11月30日中午,“罗尔女儿的治疗费用并没有那么高且大部分都可报销”“罗尔家有三套房两辆车,根本不缺钱”“利用女儿营销炒作”等质疑经由网络传开。随后,普通公众、捐赠者、媒体、意见领袖等问责主体,向罗尔、小铜人公司、深圳市民政局、深圳儿童医院、社保部门、深圳慈善会、微信平台等展开了积极、广泛而深入的问责。2016年12月1日,微信团队发布声明称,经深圳市民政局、罗尔先生、刘侠风先生以及腾讯方面四方面协商,最终达成协议,网友给“罗尔”微信公众号及“P2P观察”微信公众号打赏的260多万元资金将原路退回至用户零钱包。

8


慈善捐赠能够直接且快速地使人们获得崇高的社会声誉,且“捐赠”后可以获得政府的税收优惠。对于一般企业或个人而言,良好的形象和声誉的积累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但对于扮演捐赠者的欺诈者而言,不履行义务或少履行义务(捐赠),捐赠是使欺诈者迅速累积形象和声誉的“速成器”。采用诺而少捐、诺而不捐的欺诈手段,可使欺诈者获得形象和声誉的投入成本大大降低。


同明星一样,进行慈善欺诈的网红,目的也是炒作自己或者作秀,以此来让自己变得“有名”“涨粉”。网红经济的本质是关注度的战争,眼球经济的嗜新性,意味着网红如果没法维持高曝光度,看客很快会审美疲劳,也正因此,网红们需要的是更持续的高曝光度。只要有助于“涨粉”,任何行为都可以尝试。比如,2016年9月刷爆网络的快手主播在大凉山搞假慈善的视频,就是为了博取观众眼球,吸引“粉丝”付费赠送礼物。


【案例5】快手网络主播真直播假捐赠被追究刑责


2016年9月,快手主播在大凉山做公益持续在快手直播平台上播出。视频中,两名男子直播做慈善,安排凉山州某村村民站成两排给村民发钱,树立自身崇高形象,博得网友信任,诱导大量网友关注的同时也通过“刷礼物”“购买虚拟货币”等手段敛财。2016年11月初,由于直播团队出现了内讧,“黑叔”公布了直播后将钱收回的视频,视频显示,自称“杰哥”的主播把3万元钱发给凉山村民,摆拍后又把钱收回。另一名主播“黑叔”在视频中自称做慈善就是为了赚钱。11月5日起,各大网络媒体纷纷刊发或转载《多名主播被指在大凉山做公益造假:拍完钱就收回》


文章,描述“大凉山公益作假”的过程,揭露了直播平台中“假公益真骗钱”的真相。网民纷纷表达对“伪慈善”的震惊和愤怒。直播平台主动通过相关渠道联系警方,协助核实“杰哥”“黑叔”等主播的真实身份,固定相关电子证据。凉山警方成立联合调查组对事件进行调查后认为该行为涉嫌诈骗,责成凉山州布拖县公安局立案侦查。

5

2017年9月7日,凉山州布拖县人民法院对这起网络诈骗案件进行一审宣判,涉事主播“快手杰哥”杨杰通过直播吸引“粉丝”,获得礼物提现21万余元,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获刑三年零八个月;主播“快手黑叔”刘国彪通过直播吸引“粉丝”,获得礼物提现19万余元,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获刑三年零六个月。这种行为是以“公益”之名进行直播,以博取观众眼球,吸引观众付费赠送礼物。给观众的印象是主播在镜头中献爱心,实则是一种虚假表演。这对观众尤其是打赏、送礼物的观众是一种欺骗一方面,对于大凉山的贫困群体来说,他们这样的“献爱心”,会招致这个群体强烈的反感,甚至连带着也会影响到他们对整个外部世界的态度;另一方面,主播们以煽情的道具,编织出一个个催人泪下的故事,对于大多数网民也是一种爱心透支。而一旦很多人“对什么都不相信”了,则等于是挖掉了社会公益的根基。


扮演求助者可快速获利


对于只想获得金钱的个体欺诈者来说,有时候以追求金钱为慈善欺诈的第一目的,而“名声”“名誉”或者“有名”也能为他们带来直接的经济利益。一方面,热心慈善的社会公众手里有钱,且愿意捐赠给慈善事业;另一方面,正规的慈善组织也是“有钱的香饽饽”。


一般而言,个体求助者的义务是如实告知社会或公益组织自身的情况,以隐私权和个体尊严的让渡,来享有社会帮助(金钱、物资等)的支持。但扮演个体求助者的欺诈者,需通过虚构或隐瞒事实获得金钱。


比如,通过虚构身份和悲惨故事博取公众的同情心,向社会求助骗捐的“知乎女神”童瑶;又如,2015年8月,杨彩兰通过个人微博发布虚假信息,谎称其父在天津港爆炸事故中遇难,母亲已于一年前去世。借助微博“打赏”功能,杨彩兰骗取网友近10万元“打赏”。


【案例6】杨彩兰利用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网上骗“赏”


2015年8月12日,天津港爆炸事故发生后,杨彩兰发微博,称其爸爸在爆炸现场附近的公司上班,发生爆炸后就与父亲失去联络,当时发这两条微博的目的是为博取网民的关注,提升自己微博的“粉丝”量。随后,杨彩兰转发了一篇报道天津港爆炸事故的信息和一张现场图,并附上虚构事实的文字,称其爸爸在天津港爆炸事故当中不幸丧生,博得了大量网民的同情,网民纷纷通过新浪微博的“打赏”功能对其捐款。

17

8月14日,杨彩兰欲将微博中的“打赏金”提现,但因网友举报其诈骗行为而未予提现。随后,有网民向防城港市公安局官方微博举报称其涉嫌冒充天津港爆炸事故受害者身份骗取捐款,骗得千人捐助,款额9万余元。8月15日,杨彩兰因涉嫌诈骗已被依法刑事拘留。8月18日,新浪微博冻结该账号收取的款项,并将3856笔打赏款全部退还给网友。2016年1月26日,杨彩兰以诈骗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000元。


内容合乎情理


欺诈者通过虚构和隐瞒事实,使一切合乎情理。任何计谋想要成功,首先需要营造欺诈环境来麻痹对方,使其放松警惕。慈善欺诈的手段与普通欺诈看似没有明显不同,主要为隐瞒和虚构两种方法操控信息,实施欺诈行为。但是,因信息中含有慈善要素,对被欺诈者而言,其欺诈的隐蔽性更强,被欺诈者容易被蒙蔽、麻痹,容易放松警惕。欺诈者虚构和隐瞒与慈善有关的事实,相对其他虚构和隐瞒的事实而言,更不容易被识破,其原因正是前述慈善本身具有的特殊性和独特性。


虚构是指欺诈方臆想或制造实际上并不存在的虚假信息。若欺诈方本身不具备声誉和影响力,为了促成欺诈方信任的形成,他们往往通过某种手段重新包装塑造成一个有“声誉”的人。如,以助学为名进行个人募捐敛财从事非法活动的百色助学网负责人王杰先行把自己塑造成“助学达人”“大山里的天使”的形象,再利用这些美誉博得捐赠者的信任。如,虚构自己是“爱心基金会”会长,向白血病患病家属承诺,只需交5000元保证金就能领取到12万元救助款;虚构只要每人捐赠200元,便可成为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的爱心大使;虚构巨额民族资产有待解冻;虚构身份和悲惨故事,通过网络社交平台向社会求助,骗取捐款;虚假就医票据、控制患儿家长银行卡等手段,骗取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救助款。


隐瞒指的是欺诈者向信息接收者隐瞒真实信息。之所以形成欺诈,是因为信息接收者被欺诈时已经对某一现象或者事件有了不正确的概念,而信息发送者并未告知真相,其他因素的存在也未能使他发现真相。如,明星在公开场合作出捐赠承诺,公众已经默认他们会兑现承诺。如果事后因各种理由食言,没有兑现承诺,却不告知公众,就是用隐瞒的方法操控信息实施欺诈。


12


罗尔在女儿患病事实的基础上,向公众隐瞒家庭财务状况等个人信息以及大部分医疗费用可报销的事实,而这些是资助者判断是否捐钱的至关重要的信息。公益明星“义工李白”一方面向捐赠者夸大凉山代课教师贫困的事实,制造煽情点,吸引捐赠者捐赠;另一方面,通过虚增支出、虚增发票金额方式向捐赠者隐瞒项目未执行的事实。


欺骗行为屡禁不止究其原因,还是欺骗后付出的代价太低。欺诈式乞讨无非两种可能:其一,欺骗者骗局不被识破,骗人得钱,万事大吉。其二,欺骗者骗局被识破,收拾好走人,一块两块,受骗者除了在心里默默增加一些对他人的不信任感外,多数不会与之计较,自认倒侮下次注意就好。良心欺骗,屡屡得手,即使被识破也无人追究其责任,不会受到制裁。欺骗他人付出的成本代价太低,也就助长了其欺骗的行为。


这类慈善欺诈事件发生之后,人们议论最多的是,今后还能不能相信别人?还能不能帮助弱者?还能不能像以往一样去支持慈善事业?有长期捐款者后悔自己很“傻”,有的怒不可遏,发誓不再捐一分钱。



zpimage (1)

         

                                                                                                               中国第三部门观察报告(2018)

                                                                                                                             作者: 康晓光   冯利  

                                                                                                                            出版时间:2018年06月




评论

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3号楼 华龙大厦 A/B座13-16层 邮编:100029
客户服务邮箱:wangxuan@ssap.cn 或拨打:010-59367096(9:00—18:00)
社科文献出版社 Social Sciences Academic Press( SSAP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6494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07 新出网证(京)字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