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子文献
  • 学者
  • 书目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列表  >资讯详细

世界“最开放”的奇葩之都——巴格达

顾正龙     2018-09-04       来源:学术服务平台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2018年8月29日,伊拉克西部城镇加伊姆遭到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者袭击,警方消息称导致至少11人死亡,其中5人是安保人员。报道称,这个城镇位于叙利亚与伊拉克的边境线附近,距离巴格达约340公里,是伊拉克军方去年11月从“伊斯兰国”极端组织手中夺回的城镇之一。警方官员称,爆炸事件发生在当地时间上午9时左右,还造成了16人受伤,包括11名平民和5名安保人员。


10


对于伊拉克这个国家的认识,大多数人都是从新闻或是电视上了解这个国家,在大家的印象里,伊拉克是一个充满硝烟战火的国家,汽车炸弹、绑架、恐怖袭击等就近在咫尺,高度警惕充斥着每一个人的神经。


然而在这些危险的地方,也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战地记者。撑起战地记者这个头衔的,不是有钱付得起去战地的机票,不是雇得起保镖,不是买得起防弹衣,不是付得起直播频道的巨额卫星收费,甚至不仅仅是勇气。撑起它的是,大事发生时,他在现场。他在伊拉克连续工作7年,经历了诸多重大事件。他是凤凰卫视首任驻中东首席记者顾正龙。让我们跟着这位勇敢的战地记者,一起走近中东,增加对中东的感性认识,掀开中东的神秘面纱。

                                  世界“最开放”的奇葩之都——巴格达

9


萨达姆政权倒台以后,伊拉克老百姓的生活有没有变化,引起广泛关注。从表面上看,给人的感觉变化还是很大的。各种各样的调查数字显示,大部分伊拉克人认为,生活状态不如萨达姆时代。


生活质量包括各个方面:物质上的、精神上的和心理上的,以及生存环境等方面。可以想象,伊拉克人几乎天天生活在暴力和血腥爆炸事件发生的环境中,这样的生活能满意吗?每次空袭、军事行动、马路炸弹、汽车炸弹、绑架和斩首行动等事件中,虽然美军有伤亡,但是更多的伤亡还是伊拉克的无辜百姓。对于伊拉克人来说,每天看见尸体已经习以为常,环境越来越恶化。


战后,伊拉克人生活没有保证,物价飞涨,停电缺水没汽油,人道主义危机越来越严重。伊拉克是世界第二石油大国,在萨达姆时代,我使用的奔驰车一次加满油仅需100第纳尔(当时约合人民币一角),一美元可以确保我一年的加油费用,这在世界上绝无仅有。而在美军占领下的伊拉克,不仅油价上涨,由于战争破坏了伊拉克炼油厂和各种工业设施以及零配件匮乏造成汽油供不应求,汽车加油还必须排很长的队,甚至几天加不上汽油,伊拉克人苦不堪言。


美军占领下的伊拉克市场确实比萨达姆时代繁荣,商店里进口的商品多了,来自周边国家的蔬菜、水果也多了。在萨达姆时代由于国际制裁,伊拉克与世隔绝,跟周边国家来往不多,现在门户开放,通过走私进口的烟、酒等,甚至包括海洛因等毒品和伟哥也可以畅通无阻。战后,大批伊拉克人失业,尤其是当警察的、当教师的,现在失业了,没地方去了,只好改行,有的开出租车,有的干脆在马路边行乞要钱,有的做小买卖,赚不到什么钱。

8

在萨达姆时代,如果是失业在家的,可以依靠联合国“石油换食品”计划框架下的供应卡制度勉强度日。只要是伊拉克籍或长期居留在伊拉克的外国人(包括记者),每人一张卡,凭这张卡,只要象征性地交付250第纳尔(1美元最高可以兑换4000第纳尔)就可以拿到6公斤面粉,3公斤大米、奶粉,这些东西虽然让你吃不饱,但不至于饿死。这个配给制度一直维持到2004年6月30日才结束。


由于社会不安定,有时供应的食品等必需品得不到保证。原来官办的定点供应的合作社、商店等被炸掉了、被抢了,所以没有像原来那么稳定、有保障,虽然起码的东西还保留着,但人们生活在不确定的环境中,因此民众怨声载道,觉得还不如萨达姆时代。

战后,伊拉克人最愿意去的地方是外企,到一些外国公司、外国机构,那里的工资相对高。现在生活比较好的却是巴格达郊区的农民。因为种的蔬菜、水果上市,卖起来价格不菲,他们的日子比城里人好过。


尽管市场上东西多了,但是老百姓生活水平并没有提高,工资也没有增加。比如,原来一斤牛肉2000第纳尔,现在7000第纳尔,老百姓叫苦连天。也有不少走私商,倒卖商品发国难财。在萨达姆时代,禁止收看外国电视,不允许装卫星天线。战后,有钱人家纷纷装上了卫星天线,但表面的繁荣掩盖不了更多的老百姓越来越贫穷,社会问题也越来越复杂。萨达姆时代,伊拉克是世界上唯一没有艾滋病的国家,随着西方的入侵,巴格达街头妓女随处可见,艾滋病也随之出现。


11


由于职业原因,我关心报纸。萨达姆时代,巴格达只有3家大报,巴格达沦陷后,各党各派都在办报,有100多家报纸出版,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商家更是将广告做到了媒体的每一个角落。外国的报纸也进来了,电视节目完全解禁,座座小楼的顶上几乎都安装有卫星电视天线,西方色情的电视节目完全开放,没有人管,巴格达成了世界上最开放的城市。


萨达姆后的伊拉克社会犯罪现象严重,武器泛滥,人们鸣枪就像放鞭炮一样,若有私人恩怨,趁机复仇,打死也没人管。至于妇女,虽然受到宗教约束,但西方的入侵造成社会动荡,乱伦、卖淫现象层出不穷,人穷就没有尊严了。据当地一家报纸披露,一名17岁的伊拉克少年在萨达姆倒台后用枪射杀了他的继母、哥哥和继母乱伦生下了他的妹妹。而族长只对他实行了几个月的监禁处罚,由于当时没有法律,族长权力很大,他说了算。


我的一个欧洲记者同行南通社驻巴格达的记者米兰先生,曾雇了一个20多岁的伊拉克女孩做他的生活秘书,月薪50美元,其实她就是妓女。后来同行回国,她就又找了一个东家。伊拉克妓女多是上门服务,酒吧、妓院无人公开营业,更无人敢去,因为那是招引炸弹袭击的地方。


在巴格达的街上,能看到各类有政治倾向的墙上标语,包括“我们支持萨达姆、萨达姆万岁”一类的标语。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是刑事犯最少的一个国家,小偷很少,那时“石油换食品”计划实行供给证制度,也就是说萨达姆时期民众虽然贫困,但饿不死人。萨达姆倒台后,几乎天天发生爆炸事件,天天死人,有时一天停电18小时。作为世界第二大产油国,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买汽油要排队,6~7个小时才能加上油。美英占领军并不关心百姓生活,为发泄对英美的不满,出现了上述标语,本来对萨达姆不满的伊拉克人,现在反而觉得老美还不如老萨。


巴格达“绿区”探秘

4


伊拉克战争爆发后,联军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共和国总统府附近建立了一个戒备森严的安全区——“绿区”。伊拉克议会大厦、政府部门和美国大使馆都在“绿区”内,一度由美军控制。2009年1月1日伊拉克安全部队从美军手中接管了“绿区”。然而,进入该地区的6个安全检查站仍在美伊联合管理之下。我曾多次进入巴格达“绿区”进行采访,美国驻伊拉克最高文职行政长官布莱默就是在这里举行记者招待会向全世界宣布萨达姆被抓获的消息。


出入“绿区”的安全防范措施非常严密,须经过层层检查。车停下来,先要下车步行经过长长的钢筋水泥板通道,检查人员带着军犬从头嗅到脚。不过,检查完毕美军士兵不忘有礼貌地道一声“谢谢,打扰您了”。我看到一个亚裔美军女兵,身背各种难以承受的武装背包和救生设备,正要匆匆离开,她的目光与我的目光不期相遇,没想到她会对我微微一笑,也许她也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一个同她一样黄皮肤的亚洲人的脸,好像有所感触。而我此时却在思量着:身材这么娇小的女子怎能背负起如此沉重的军人行装。


与外面的恐怖气氛相比,“绿区”堪称一个自由世界了,网吧、俱乐部、各种从西方运来的食品饮料,五彩缤纷的异国情调营造的氛围会努力让军人们

忘记他们是在一个充满敌意的国家。但他们仍然心理压力很大,就像头顶上的直升机飞得很低,不断地提醒着那些白人、黑人和亚裔女兵,他们是在战火纷飞的巴格达。


“绿区”里有许多为美军服务的翻译、秘书、接车人、服务生,他们大多是向往西方的伊拉克女性,因此难免遭遇性骚扰,当然,也有主动向美国大兵投怀送抱的。据透露出来的信息显示,“绿区”内性骚扰现象非常严重,受到性骚扰的女性不仅仅有伊拉克女子,还包括美国女兵。

战后在巴格达采访险情不断

13

2004年6月底,我受香港凤凰卫视派遣重返伊拉克。由于战争的破坏,中国大使馆已剩一片废墟。当时,中国驻伊使馆复馆小组负责人孙必干大使(战前就是驻伊拉克大使)也刚到巴格达不久,中国使馆租用了巴格达市中心的曼苏尔饭店的二层和三层作为使馆临时办公地点。由于这里是伊拉克临时政府的重点保护区域,保安工作非常严密,相对来说比较安全。于是,我就把凤凰卫视驻巴格达记者站也设饭店的四层,与孙必干大使的办公室“楼上楼下”为邻,离使馆近些,“大树底下好乘凉”。

当时,由于外国人出门上街就有遭受袭击的危险,所有人都不敢随意迈出饭店大门一步,整个巴格达城市充满着仇恨外国人的气氛,新华社巴格达分社那时花了数千美元专门雇了4名当地人,作为中国记者的保镖。


在伊拉克,我曾有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冒险经历。驻伊拉克的美军总部设在巴格达“绿区”的萨达姆总统府里,萨达姆在伊拉克各地有豪华的府邸,如摩苏尔、提克里特、巴比伦等地到处都有,战后都由美军把守。

5

2003年美军刚占领巴格达不久,我开着车路过7·14大桥,时逢斋月,人很少。过了大桥后,还没到“绿区”的共和国总统府,正要进“绿区”入口处时,两名年轻的美国士兵突然冲我急步奔跑过来,举起枪零距离瞄准我,我赶紧急刹车,迅速打开车窗,担心用阿拉伯语他们听不懂,用英文大声跟他说“我是中国记者”,他才仔细端量我,看看像不像反美武装分子,在仔细检查完我的证件后再放我过去。这时惊魂不安的我发现另一位美军士兵的手始终未离开枪的扣机,我慌慌张张地挂上车挡,踩油门,一溜烟地离开。心想,那天还下着雨,要是路滑刹不住车,再迟一秒钟把车停下来的话,说不定就会被美军误认为是前来玩命的自杀式汽车袭击者乱弹打死了!


另有一次,我到驻地附近的网吧上网,发完邮件出来想找出租车回驻地,由于天黑,没有路灯,那时我看到远处鬼火似的淡淡灯光忽闪忽灭,由远变近,心急火燎的我以为是出租车,于是我不停地挥手,示意其停车。等到灯光渐渐靠近我时,好家伙,我看到的是两辆美军装甲车架着冲锋枪正对着我,顿时吓出我一身冷汗,也不敢乱动,如果稍微乱动一下,也许美军就把我当成伊拉克反美武装人员乱枪射死了。美军士兵用照明灯对准我,持枪盘问,直到确认我是中国记者后才放行。当时,巴格达的新闻媒体被这样一条恐怖新闻所笼罩:有两名韩国人在伊拉克刚被当地反美武装分子斩首,巴格达笼罩在一片恐怖的气氛中。


多年来,我几度往返伊拉克,萨达姆倒台后,我回到巴格达最大的感受是伊拉克人变得冷漠了,面无表情,不热情了。原先见到我们中国人的笑容消失了,长期的战火已经使他们对死亡、战争习以为常,他们变得冷若冰霜,仇恨外国人。


12

伊拉克的安全局势与以前是天壤之别。一个奇特的现象是,萨达姆统治时期是“百姓怕警察”,严厉的惩罚条例使人不敢随便偷盗、抢劫或杀人,因此城市管理得非常有序;而现在的情况正好相反:“警察怕百姓”,警察见到百姓“哆哆嗦嗦”,像耗子见了猫似的。因为这时在民众眼中,警察是外国占领军的帮凶、走狗,是“伊奸”,整个社会处于乱哄哄的无政府状态。

7名中国人在伊拉克被绑架


2004年4月13日,从伊拉克传来消息中国人被绑架,中国外交部证实,来自中国福建省的7名男性公民遭到伊拉克抵抗力量的扣押。


在伊拉克被绑架的7名中国人分别是薛由贵、林金萍、李桂武、李桂平、魏为龙、陈孝金、林孔明。他们均为男性,都是福建省平潭县人,分别是该县敖东乡、钟楼乡、流水镇、岚城乡农民,以敖东乡居多,均系因私出国。

Img224063120

中国人在伊拉克被绑架的消息传出后,国家领导人指示积极营救,胡锦涛等领导人对7名中国公民在伊拉克被绑架一事十分关心,立即指示中国外交部和中国驻伊拉克使馆复馆小组,要采取多方面措施,确保中国被绑架人员的安全,并尽最大努力进行营救。中国外交部和中国驻伊拉克使馆复馆小组采取各种措施,多方联系,全力营救7名被绑架的中国公民。时任中国外长李肇星也与伊拉克临时政府外长通话,要求伊方协助解救人质。至此在伊拉克境内已经有大约60名外国人遭到绑架挟持。


阿拉伯电视台引述在费卢杰附近刚刚被释放的4名外国人质说,4月11日清晨,武装分子在费卢杰至伊拉克北部城市摩苏尔的公路上拦截并抓获了7名亚洲人,并把他们关进一个屋子。


由于无法沟通,武装分子又在公路上拦截了一辆汽车,劫持了车里的4名来自伦敦的一个医疗救助小组的成员。武装分子告诉他们,需要他们帮助了解一下早些时候绑架的7名人质的身份。根据武装分子安排,4人中的2人进入屋子,查看并确认7人所持的均为中国护照。


英国广播公司(BBC)说,目前尚不清楚伊拉克武装分子劫持这7名中国公民的原因,因为中国一直反对美国入侵伊拉克,也没有在伊拉克驻军,有可能仅仅因为他们在伊拉克武装分子看来是外国人就遭到了绑架。


不过也有分析家指出,尽管中国政府反对美伊战争,同时也没有派兵进驻伊拉克,但主战派的美国副总统切尼13日即将访问中国,使得人质遭绑架显得格外敏感。


据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复馆小组工作人员透露,考虑到中国人在伊拉克当地人中的口碑不错,绑架事件有可能是“误会”引起的。中国使馆复馆小组获知中国人被绑架的消息后感到非常震惊。由于中国政府一直对伊拉克战争持反战立场,战后又积极投入重建工作,中国人在伊拉克当地民众中拥有良好的形象,此前很少有听说针对中国人的暴力活动。


中国使馆人员表示,结合之前有武装组织绑架日本人和韩国人以要挟两国政府从伊拉克撤军的情况,这次绑架中国人事件很可能是因绑架者将人质误认为日本人或韩国人。加上7名中国人质既不会讲英语,又不会讲阿拉伯语,造成误会的可能性非常大。

针对中国人在伊拉克遭绑架的事件,凤凰卫视向我发出指示,希望在凤凰台用阿拉伯语直接向武装分子呼吁释放人质。凤凰卫视为此发了预告消息:


凤凰卫视2004年4月12日消息:在今晚十点开始的凤凰全球连线节目中,资深中东问题专家顾正龙将用阿拉伯语向中东世界发声,呼吁伊拉克武装分子释放被绑架的中国人质,传达华人对7人生命的关心。


以下是当晚我通过凤凰台用阿拉伯语直接向伊拉克武装分子发声的中译文:以仁慈的真主名义,我要对伊拉克的朋友们说,当我听说有7名中国人在伊拉克被绑架的消息之后,我们忧心忡忡,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消息。而我们相信,伊拉克人不会蓄意要绑架中国人,这也许是个误会。我作为伊拉克的真诚朋友,向你们发出呼吁,希望尽快释放这7个被绑架的中国人。愿真主保佑你们和我们大家,谢谢你们!



回忆当年在凤凰卫视专题节目中用阿拉伯语为解救人质的呼吁讲话,事先,我曾请示凤凰台领导,我讲什么内容,怎么讲,讲多长时间?得到的回答是:一切由我自己定。我想,这个呼吁讲话,必须用他们听得懂的最简短的语言,语气恳切,重点突出,用他们习惯的宗教语言效果也许会好些。所以,在讲话开头,我用了阿拉伯人祈祷时常用的宗教语言“以仁慈的真主名义”,结束时,“愿真主保佑你们和我们大家,谢谢你们!”尽管如此,我心里还是无把握,我还邀请了我的伊拉克朋友阿巴斯·卡迪米一起加盟助力这次前所未有的谈话。


我在电视台的呼吁讲话播出后的第二天,驻伊拉克大使馆复馆小组组长孙必干证实,11日被不明武装分子劫持并扣押的7名中国人已经安全获释,并被转交给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复馆小组,目前他们正乘车前往位于巴格达的临时住处。


据了解,获释的7名中国人中,有2人因车祸受伤,其余5人身体状况良好。据伤者说,他们的伤势虽然不十分严重,但仍需要住院观察治疗。


伊拉克伊斯兰教长老会的一名宗教领袖说,这7名中国人是当晚由劫持者移交给长老会的。劫持者说,在看到长老会呼吁伊拉克武装分子释放平民人质之后,他们决定通过长老会向中国方面移交被扣押的中国人。

7

《凤凰全球连线》助理新闻主编刘静女士就营救事件谈了如下看法,并发表了题为《全球华人都是我们的亲人》的电视谈话:


做凤凰连线,很自然就会把全球华人当成自己的亲人。比如2004年4月11日凌晨,7名中国人被伊拉克武装分子扣押,外交部启动了应急机制,解救人质。那一次我感觉我们30分钟节目都是做这个。那天我们已经不是想把片子做得怎么怎么好,而是为了很多人的生命,大家就一起做努力,把我们的兄弟救出来。我们从一上班就到处打电话,一直到节目开始还在不停地打。往往找一个人要转无数个电话,电话两边一起努力,那感受挺深刻的。当时我们联系到家属了,找到他们后,他们一听是凤凰卫视,就很感动,特别是当知道我们转了那么多圈才找到他们,就更感动了。而我们首先是安慰他们,不要太难过。


我记得,当时我们编辑部有一个建议,让凤凰卫视驻阿拉伯国家记者顾正龙用阿拉伯语呼吁一下当地的武装人员,强调我们中国人和伊拉克人是友好国家的朋友,请求释放中国人质,不要伤害他们。凤凰是唯一的通过这种方式解救自己同胞的。我们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用,但是第二天,我们的人质被释放了。


现在回忆这起中国人质被绑架事件,我不认为本人在电视台的呼吁会起多么大的作用,在我用阿拉伯语呼吁武装分子释放人质的第二天,人质获释也许是个巧合。合理的解释是,中国在阿拉伯世界的威望,特别是中国驻伊拉克使馆的外交努力起了关键作用。作为一个中国记者,为解救自己的同胞,只是尽了一份心力而已。


中国商人在巴格达的传奇经历


《纽约时报》2005年8月11日报道,巴格达第一家地道中国餐馆的老板陈宪忠,勇气过人,在伊拉克生意场上也还算是春风得意。然而,就在不到两周前,他的餐馆外发生了自杀性汽车炸弹爆炸事件。巨大的爆炸威力震碎了玻璃,尸体残骸散落到餐厅内的各个角落,一只断脚掉到外面的人行道上,汽车的一只轮胎被炸飞后砸在餐馆的二楼地板上。这家在巴格达的“宴龙湾”餐馆受波及,陈宪忠只好关闭了他的其他两家餐馆和酒店。他说:“到处都是尸体碎片,就连屋顶也没有幸免。”是走是留,陈宪忠一时难以定夺。他所面对的两难境地折射出伊拉克持续动荡的不安局面。


陈宪忠出生于中国东北吉林省的一个铁路职工家庭,“文革”时期曾参军入伍,后来就读北京大学阿拉伯语专业。毕业时正值中国刚刚打开国门,陈宪忠随着劳务大军进入伊拉克。那时正值两伊战争,接着又发生了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的海湾战争,1999年他在一家军工企业派驻伊拉克代表处工作。在“石油换食品”计划中,他负责在联合国决议许可的范围内伊拉克与中国的贸易往来。2001年,他辞去工作,开始下海经商,我那时候在巴格达认识了他。

7

伊拉克战争爆发前,他的生意很有起色。但就在他离开伊拉克仅三天后,美军就开始了对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轰炸。当时,他价值150万美元的中国纺织品货船还停泊在伊拉克的南部港口乌姆盖斯尔。由于战争已经打响,能不能收到货款成了大问题。两周以后,巴格达全线崩溃。就在这时,陈宪忠却意外地收到了全部的货款。此后,陈宪忠抓住了战后的有利商机,在巴格达主要购物区萨杜恩大街创建了中国城,销售价格便宜的中国商品。紧接着,他在伊拉克国家大剧院附近开了中国餐馆“宴龙湾”。


餐馆内设有皇帝专用的高背椅和中国宴会时使用的圆形餐桌。2004年,他又相继在商业城建了一家小型连锁餐馆和一家小酒店。这时,其他一些胆大的中国人也乘车从约旦来到巴格达(这种旅行不需要签证,只凭勇气就可以穿过边境)。在相对比较安全的巴格达“绿区”,陈宪忠和这些中国人开办了一家餐馆。他表示,这家餐馆还有着另一个身份——按摩院。巴格达的中国餐馆数量不多,其中生意火爆的更是寥寥无几。中餐馆的主厨都是伊拉克厨师,只供应少量不地道的中国食品。陈宪忠说:“我一定要开一家伊拉克有史以来最好的中国餐馆。”为此,他特意进口了四集装箱面粉、调料、酸菜以及其他中国式的厨房用具,这些材料足以满足餐馆(400个席位)的需求。


后来他的生意越来越红火,但麻烦也随之而来。2004年,一批在伊拉克工作的中国工人被绑架,面临被砍头的危险。虽然最终获得了释放,但陈宪忠的4名厨师中有两名还是因为害怕返回了中国。此外,餐馆销售酒水的危险系数也大大增加——伊拉克的什叶派教徒和逊尼派教徒开始加征新税种。2005年3月,陈宪忠驾驶奔驰车前往菜市场途中,一辆破旧的大众轿车突然挡住了去路。三名男子跳下车,手里拿着枪,强行把他按到后座上。陈宪忠大喊:“钱、车都给你们。”但这帮歹徒要的是人不是车。他奋力反抗,脑袋被枪托狠狠地击中,鲜血直流。所幸的是,附近的居民都认识他,一些店主拿着枪走出店铺向歹徒开火。歹徒们跳上车跑掉了。整个袭击过程中,陈宪忠足足被拖出了数米之远。在医院待了两天后,他返回中国接受治疗,休息了整整一个月。令人意想不到的是,5月份他又回到了巴格达。现在,没有全副武装的警卫保护,他绝不自己出门。


就在袭击事件发生几周后,他的一名中国雇员在给工人送工资的途中遭遇歹徒,汽车和5万美元现金被抢走。7月30日,伊拉克国家大剧院附近又发生了自杀性爆炸事件。餐馆的玻璃被巨大的爆炸震碎,大部分天花板也被震了下来,幸好当时餐馆内没有人。透过破破烂烂的窗户可以看到,带有真丝提花绸坐垫的龙椅,冷冰冰地待在饭桌旁边。此时,情况已经变得极为恶劣。陈宪忠说:“我很害怕那些疯狂的人。”随后他关闭了饭馆和酒店,只有两名厨师在一个小厨房内工作,他们做饭的工具是一个使用丙烷的四炉头煤气灶。陈宪忠的投资只收回了大约2/3。


之后,他决定搬到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居住区,那里更安全一点。由于通往库尔德人居住区的道路充满了危险,货物只好先留下来。每天夜里,他与厨师和其他4名中国工人在楼顶上看管着货物,另外一些伊拉克警卫彻夜在楼下监视。陈宪忠说,他的每个房间里都有枪,其中一把AK-47放在桌子底下,另一支柯尔特式45口径左轮手枪放在桌子的抽屉里。他打开柯尔特式手枪的枪膛后说:“这里已经没有安全可言。任何时候我只要扣动扳机就可以结束生命。”

6

接下来,他的话显得有点自相矛盾——他曾表示不在乎钱,现在却又不愿意离开。陈宪忠解释说:“我是要离开伊拉克,但是不能就这样放弃我的一切!”他仍表示:“我喜欢这个国家,因为我淘的第一桶金是在巴格达完成的,赚到了美元。”也许他是要劝说自己选择继续留下来。


陈宪忠在伊拉克是小有名气的中国商人,可以说到过伊拉克的中国人中很少有人不认识他。他是伊拉克战争后仍然继续留在伊拉克为数不多的中国商人之一,而且在当地非常活跃,对当地各种情况都很熟知。伊战刚结束时,不断有中国人到伊拉克去寻求商机,几乎来到伊拉克的中国人都会向陈宪忠寻求帮助。我于2003年以凤凰卫视驻中东首席记者身份回到巴格达时,外出采访用的汽车就是租用他的。他在巴格达开的第一家饭店于2003年12月31日开张营业,当时请了许多中国人去捧场。陈宪忠在巴格达购买了一栋别墅,并娶了一位伊拉克太太,生了一个漂亮的混血孩子。我受邀去他的别墅做客时,他的伊拉克妻子和小舅子为我们做了一顿地道的伊拉克风味晚餐。


伊拉克战争后,美国向伊拉克移交政权之前,陈宪忠的中餐馆还负责向中国驻伊拉克使馆复馆小组的人员提供每天送餐的服务。当时复馆小组人员住在曼苏尔饭店,由于饭店里的都是阿拉伯式餐,口味上感觉不习惯的复馆小组成员便从陈宪忠经营的中餐馆里长期订餐,陈宪忠餐馆的工作人员每天都会定时为10多名复馆小组人员送去可口的中国饭菜。


但在中国驻伊拉克使馆复馆之后,向陈宪忠订餐的要求就中止了。后来,陈宪忠只好把经营目标转向在伊拉克工作的西方记者或外国驻伊拉克使馆的工作人员。据说,陈宪忠餐馆主要为这些人提供送餐服务,这已成为陈宪忠当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据了解,陈宪忠在伊拉克的事业后来有了新的发展。目前,他是伊拉克东方龙贸易工程公司总经理。他表示,作为生活在那里的一分子,真心希望战乱早日平息,伊拉克人能重建家园。




搅动世界的伊拉克-立体


                                           《搅动世界的伊拉克                                                         

                    作者: 顾正龙  

                    出版时间:2018年07月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评论

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3号楼 华龙大厦 A/B座13-16层 邮编:100029
客户服务邮箱:wangxuan@ssap.cn 或拨打:010-59367096(9:00—18:00)
社科文献出版社 Social Sciences Academic Press( SSAP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6494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07 新出网证(京)字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