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子文献
  • 学者
  • 书目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列表  >资讯详细

挣扎在大城市里的小人物——女劳务工

蔡立 原丽萍    2018-08-31       来源:学术服务平台

                                         女劳务工婚恋状况


5_副本


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大背景下,使越来越多的妇女来到城市寻找新的生活和工作机遇,她们形成了一个数量庞大的城市女劳务工群体,且在社会结构中处于相对弱势。在背井离乡、重新寻求自身发展的过程中,她们面对恋爱、婚姻、生育和家庭,可能遭遇比男性更多的坎坷和困境;在城市生活的不确定性,又使他们在这些问题上可能经历相当大的风险。她们很可能是你身边的小王,小李,小芳,她们个体的故事反映了当今社会绝大多数劳务工的现状和生存状况。

8_副本


以下选取了6个真实的采访案例,让我们一起走近女劳务工,了解女劳务工婚恋的故事。




第一章  让我们在异乡彼此温暖

chapter  one

6_副本


她19岁,初中文化,居深圳1年,现在一家工厂做装配工。出生在北方农村的她,如果肯听从家人的安排,也许在16岁因家贫辍学的那年,就会被上门提亲的媒婆安排给一个未知的家庭中一个陌生的男性,早早出嫁,在贫穷的乡村挑起沉重的生活担子。但是,她选择了跟随别人来到深圳打工这条路,接触了这个繁华的城市,也选择了一份异乡的恋情,让自己枯燥沉重的打工生活多了几许暖色。


问:你跟男朋友是怎么认识的?

答:我们是一个车间,他在6号台,我在16号台。我爱动,下班后在厂区打乒乓球,他偷偷看了好久,后来主动找机会跟我聊天,和他在一起的工友我认识,才知道是同一工厂。

问:他对你好吗?

答:他快下班时会主动上来跟我约会,出去玩,帮我打饭。

问:你欣赏他哪些方面?

答:文化教育方面我不介意,他性格好,对我好,有事能互相照顾互相商议,在一起能谈得来,不会吵架,比较尊重我的建议,合理他去做,不合理就讲,讲不通就放在一边。

问:去过他家吗?

答:去年年底11月请假10天去了他家。因别人讲他老家有老婆孩子我就

回去证实一下,结果一看,家里就他父母,根本没那么回事,我也放心了。

问:他父母亲喜欢你吗?

答:他父母亲看到我好高兴,家里比我家还穷困些,但是比较干净。他弟他妹都出来了,全部在这个工厂打工。

问:恋爱后对你有什么影响

答:我以前年龄小,只贪玩,现在会比较关心人了,以前住集体宿舍下班一个人冲凉睡觉,很无聊,现在会和他一起聊天玩耍。

问:你对他有不满意的地方吗?

答:工作时做事忙不过来,时间长了,累了他就会发火。晚上下班不煮夜宵,我也很生气。

问:你们现在自己租房住?

答:是的,120元/月,工厂对面,工厂负担房租,吃饭自己煮,他买菜做饭我洗碗,他做啥我吃啥。住到一起,比较省钱一些。

问:你跟他同居,有过亲密接触吗?

答:他提出来过,被我拒绝了。我不愿意,他说不会勉强我,只要我高兴。他还说我是否怕怀孕,我说有点,等到结婚后再说,他也说怕我用那些药有副作用,不要用药。第一次拒绝后他再没有提到过,走出去他会搂着我,拉着我,他比较顺着我。

问:你们相处有问题吗?

答:主要是做饭,刚开始我不习惯不适应南方生活,吃不下饭,净掉肉。后

后来我自己煮面吃,两天后他就学会煮给我吃了。

问: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答:明年。

问:婚前会不会有性关系?

答:说不准,不敢说。

问:万一怀孕咋办?

答:打掉。

问:为什么?

答:年龄小,负担过重,不想要。

问:假如有另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男孩爱你,或是一个当地人又在厂部搞管理你会改变主意吗?

答:不会,我不愿意,因为心里装了一个,容不得其他进去,毕竟他是第一个。


 


第二章   分居的老夫老妻

chapter  two

2_副本


49岁的她,农村户籍。来深圳4年多,经亲戚介绍,在一家制衣厂工作。月收入有1600多元,厂里包吃住,还给买了社保。结婚20多年的她,工作了20多年,买断工龄退休后来到深圳。老公在老家工作,儿子在B城工作,家里现在三口人各自分开在三个地方,在和丈夫分开的日子里,他们相互信任,一般过一两天她就打一次电话回家,谈一两分钟,就像每天见面一样。在深圳的工作环境、吃的、住的都可以。但是儿子很让她操心,因为他把大学毕业后找的一份稳定的工作给辞了。谈到老公,她欣赏他,他们从小在一起,有着很深厚的感情和共同患难的日子。他的文采很好,字也写得很好,她挺佩服他的。对老公的一次出轨行为,她也以宽容的态度面对,认为这个事情也有自己的原因,因为她病了很长时间,两个人分开睡,当时他又年轻。


话题一:在深圳的生活


问:你对在这里工作,感觉如何?

答:有时候觉得自己挺矛盾的。我都快50岁了,还要在这里打工,有时挺压抑的。像我这种年纪,在家里都不打工了,都在家里带孙子。但是怎么说呢,人要生存,还是自立好,这里工作还是不错的,人也相处得不错,就像家里一样。我老公年纪也不小了,出来也不好,况且家里还是有人看一下好。

问:你对深圳印象如何?

答:挺好的。


问:你们的收入情况怎么样?

答:到这里工作后,我们自己管自己的钱,我的收入不用寄回去,有时打电话,我会问问他生意做得怎样,他的收入我是基本清楚的,他是个电焊工,收入还可以,每年下来也有两万来块钱吧。但我从来没想过要他养。


话题二:相互牵挂


问:你对你家现在的状态满意吗?

答:还是不满意,双方都离得太远了。

问:你想你老公吗?

答:(笑)没什么挂着的,我就挂着我儿子。

问:你老公想过来吗?

答:想,他还是想跟我在一起,但他年纪太大了,工作难找,我们这个厂,男的要得比较少。

问:你老公想你回去吗?

答:想呀,我每次回家,他都叫我别回来,说在老家可以生活呀。但我说,我不习惯问你要钱用呀,我想有自己的钱。人要有点自尊嘛,还是要活得充实点。

问:在这几年里,你怎么与丈夫维系感情?你们的感情怎么样?

答:感情还可以,都那么多年了,我们相互间还是很信任对方的。平时就靠电话,一般不写信。我很少回去的,回去要花钱。一般过一两天我就打一次电话回家,谈一两分钟,双方也没什么好谈的,就像每天都见一样。

问:你与老公分开两地,你有过性生活的需要吗?

答:肯定是有的,但是也没办法,自己看看书吧,而且我们年纪也这么大了,这种情况还是比较少的。


话题三:家里的负担

问:你的家庭负担重吗?

答:他家里的老爸、老妈还在,都要照顾,每个月给300元生活费,是他出的,一般不用我出。至于我妈、我爷爷那边,这几年给得比较少,因为他们生活还可以,一年给八九百左右。

我儿子已经20多岁了,他大学毕业后在银行工作,本来挺不错的,但他认为那里工资低,我来深圳一个月,他就辞工了,我打电话问他,他还骗我说没有。我儿子性格比较强,个性也不好,辞工后就到了B城,我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他前几天说没钱了,问我们要了1900元租房子,没两天又说住院,又要了1000元,过两天又问他爸要2500元,我气得要命。儿子大了,我们也管不了。他想闯世界,我们也不可能陪他一辈子。我来深圳前每个月都送东西到他那里去见他一下,他参加工作2年多了,没给过我们家用,倒用了我们3万多块钱。前段时间,我因为他辞工的事情在电话里和他吵了一架,之后他就不跟我联系了。

问:对以后的生活有什么期待?

答:再工作几年就回去了。我们在老家有房子,是三层楼,三个门面,但没装修,准备以后卖掉(养老)。

案例四 不想长期分离

她年龄37岁,初中文化,来自农村。居深圳1年多,经亲戚介绍在一家服装厂工作,月收入有1700多元。厂里包吃住,有社保。她和老公分开并不习惯,也不想长期打工,想等小孩读完书就回去。这些年没有攒下什么钱,老人有病,小孩又读书。年也不回去过,只想攒多点钱。虽然觉得深圳挺好的,但从来没有想过要留下来,因为不可能留在这里,在深圳生活挺贵的。面对留守在家里的儿子,她很难过,平时只好靠打电话,谈谈他的学习情况。面对老公,她依然记得那份感动,有一年我过生日,一进屋

房子里黑黑的,老公“哗”地把灯打开,屋子里一个大蛋糕……

话题一:不在一起的日子

问:为什么是你出来打工?

答:因为我原来就在服装厂干过,他(丈夫)没有经验,所以我过来了。

问:你在这里工作得怎样?

答:我们老总对我们挺好的,她总是安慰我们,关心我们。我和老公一起到外面打工多年,这是第一次分开,刚开始时有点不习惯,现在也慢慢习惯了。以前我们一般在同一个厂里做,在外面租房子住,什么都是他来处理,收入也由他来管,我很省心,现在自己出来,就什么都要自己管,像什么都从头开始一样。现在我每个星期都会打电话回家的。他一般会问:“你好不好,有没有生病,生活怎样”,我有时也会担心他会怎么样。

问:在这里如果遇到了不开心的事情,你会否跟他讲?

答:(想了想)很少说,因为他会担心的,他也一样,很少跟我讲家里的事情,总是讲“家里挺好的,不用担心”,怕我担心。

问:你已结婚多年,现在与你丈夫分开一年了,有无性方面的需求呢?

答:(笑,不说话。)

问:当你想的时候,你会怎样解决呢?

答:想的时候就打打电话,聊一会。我也没有多想这个问题。他就说明年回来吧。

问:你担心他也有这方面需求吗?

答:不会的。他也理解的。

问:你觉得深圳怎样?

答:挺好的,但我们没有本事,不可能留在这里,在深圳生活挺贵的。

话题二:良好的婚姻关系

问:你老公对你好吗?

答:挺好的,他人挺好的,平时在家里都是他操心,我很少操心了。他人没有什么脾气。两人之间很少吵架,有时我生气了,跟他吵,他说着说着就走了。一般吵不起来。他是挺负责任的人,挺关心我的。他喜欢结交朋友,总是闲不住。

问:你最喜欢他的优点是什么?

答:会关心人。

问:你有不满意他的地方吗?

答:怎么说,他花钱大手大脚的,特别是对朋友。别人有几句好话,他就借钱给人家。现在冬天,没什么事做,打工的都回家了,就一起喝喝酒。

问:你们若意见不一样会怎样的?

答:大家都把意见提出来,好好谈吧,如果还谈不拢,一般他会听我的。

问:打过架吗?

答:没有,但吵过架。当时我们在新疆乌鲁木齐打工,我的小孩也过去了,想在新疆安家落户。但我的家公得绝症死了,为了照顾我的婆婆,我提出要回他老家去,因为我们在新疆的工资不高,两个人才1000来块钱,不可能再把我婆婆接过来,耗费太大,又要负担小孩的学费,但又不可能剩下我婆婆一个人在老家,她需要人照顾。但我老公不愿意回去,双方就吵了起

,打了起来。

问:他有没有做过什么事情是特别让你感动的?

答:那时我们在新疆打工,有一年(2003年)我过生日,我们从来没有过生日的习惯,我自己也忘了。我下班一进屋,我儿子就说妈妈你回来了快进屋,我见没开灯就说“房子里黑黑的”,我一进去,我老公就“哗”地把灯打开,我见屋子里一个大蛋糕,我挺感动的。

问:你希望你的家庭以后会怎样?

答:希望大家都在一起,平平安安就好。

话题三:对儿子的期望

问:打了那么多年的工,收入怎样?

答:没攒下多少钱。我也不想长期打工,就想打几年工,等小孩读完书了,我就回去了。我们家现在还是挺困难的,我丈夫现在在家里种地,可以照顾他的母亲和我儿子。家里也就是养点猪、种点粮,虽然够吃,但攒不了钱。老人有病,他母亲60岁了,身体不太好,我婆婆有好多病痛,她的一服药要七八十元,每天都要吃药。记得前段时间,她的血压很低,我老公就带她到县里去买(输)血,买(输)血后她就好多了。我的小孩读初中,学费、卷子费、补课费等加起来,一个学期也要一两千,生活费一个月300元。我母亲已不在,过年、过节就给我父亲寄点儿钱。现在就我出来打工可以攒点儿钱。

问:准备回家过春节吗?

答:不准备,因为我才来一年。想攒多点钱,我小孩要读高中了,学费更贵了。今天刚打过电话,我婆婆说家里什么都有,年货都准备了。我寄了1000块钱给我老公,让他拿点钱给我婆婆。去年我没有在家过年,他们不习惯,我儿子写信给我说,家里就缺我一个人。

问:你有陪小孩读书吗?

答:如果在家里,我们就会陪着他的。但时间不多,我带小孩到两岁,然后就由我婆婆带,我就跟我老公到北京打工,到了他四年级的时候,我们到新疆打工,就把他带在身边读书。到六年级时,我们就回老家了,我在老家带了他一年,之后我就到这里来打工了。

问:你跟你儿子的感情如何?

答:还是挺好的,开始时他不想去新疆,后来感情就好了。记得有一次,他问我:“妈妈,你是不是把我生下来就走了?”我说:“不是呀,我把你带到两岁呀。”他说不记得了。

问:你希望他以后干什么?

答:就希望他把书读好。

问:你出来工作后有没有经常与他联系?

答:有呀,他现在住宿,每个星期回家后都打电话给我,谈谈他的学习。他成绩还可以,英语和语文成绩较好,但数学成绩不好。我也有点担心。我跟他谈过,他说:“我正在努力呀。”

问:你对你儿子有何希望?

答:希望他能考上大学。



 


第三章   赌气、糊里糊涂地结婚

chapter  three

10_副本


38岁的她,来自农村,初中毕业,1998年来深圳,现在一家工厂做工,月收入700元。婚龄17年,夫妻在外租房居住。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她的初恋的结束是因为嫂子的作梗,为了跟嫂子赌气,她糊里糊涂地嫁了,从认识到结婚才一个多月。1998年为了申请厂里的夫妻房,才补办了结婚证。婚后他们常常吵架,丈夫怕老婆跑了老是防着她,有了孩子负担加重,婆婆不帮忙带孩子,两人性格也越来越不合。两个人表面上看起来没吵、没闹,其实很冷淡。到了深圳打工后,夫妻俩相依为命,感情比在家里好多了。回忆自己的过去,她只能说,那就是她的命。


话题一:糊涂地结婚

问:你同意了吗?这回怎么这么快就同意了呢?

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糊里糊涂就同意了。要是看人,我是真的看不上,人又矮小,家里条件又不好,弟弟妹妹一大串,当时我还不知道他没有父亲呢,还以为他爸到外面做事去了呢。我自己都想不明白我这个婚姻怎么这么糊涂,以前我的头脑那么清醒。

问:是不是他或他的家庭有吸引你的原因呢?

答:他真的没有什么吸引我的,倒是我姐姐希望我留下来,我姐夫也说,已经上了人家的门儿,退婚不好。后来他大姑的儿子也要结婚,就催我们同一天结婚,从认识到结婚就一个多月的时间。

问:这么短的时间你对他一点儿也不了解,没有犹豫过吗?

答:怎么没有啊,他家做家具的时候我还想反悔呢。我一个外乡人,也不知道上哪儿打听他的情况,就这么两眼一抹黑稀里糊涂地嫁了,心里很不好受。第二年我爸来看我,看到他家的情况就要我回去,他说就当是受骗上当好了。但是我不肯走,我不能让我嫂子看笑话,再说,以前谈得那么好,到最后还是散了,跟他走到一起就是缘分,是我的命!我不认也要认了!

问:你们的夫妻感情怎样?

答:表面上看起来没吵没闹,其实我们之间是很冷淡的,我们两个人性格不合。他外表看起来温和,其实内心很犟,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对自己很不满意,性格不好,做事毛糙,想也不想就做,没有一件事做好了。我妈死得早,姐姐、哥哥疼我,宠惯了我。从小就养成了我这种刚烈的性格。我和他性格不合,连生活习惯都不合。他喜欢吃饭,我要吃稀饭,有时候我觉得奇怪,连吃饭都吃不到一块怎么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我们的婚姻真不知道该怎么说,除了缘分什么也没有,是命运安排了这个婚姻。我们只有一间房。房间里架两张床,我和女儿睡,他和儿子睡,很少在一起。到孩子六七岁了,我们就出来打工了。去年我们在老家盖的房,要不

两个孩子都十四五了,没个自己的房间不像话。

问:孩子的教育你们谁管?

答:两个人都管。以前在家的时候他会教孩子认字啊、读拼音,孩子上学后我管得比较多。现在也是他负责给孩子写信,每个月都会给孩子写一两封信,再忙也要写。这一两年经常打电话,我心疼钱,就叫他说几句就好了,要他写信他又懒得写,他比我还疼孩子那倒是真的。

问:对你的丈夫,你怎么评价?

答:他对家庭负责任,人比较节俭,不跟别的男人那样花天酒地,对孩子对父母都好。他是个最孝顺的男人,在他心中第一是他妈,第二是他的孩子,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他不知道心疼老婆,哪怕是我生病了,他不但不安慰我,还要骂我几句,这让我很痛苦。有时我很不想跟他住在一起,他说我都老了还没变,我也想改变性格,不要这么急、这么刚,可就是不行。

问:你有想过要放弃你们的婚姻吗?

答:有,刚结婚时,有了孩子的时候,跟他妈妈不好家里又穷的时候都有。当时后悔死了,真想放弃。

原本我心目中的男孩子,除了外形要高大,还得是个开朗的人,有什么说什么,哪知道他偏偏是那种,问什么都不吭声的人。我小时候还想,将来要找个比姐夫更好的人,哪知道最后我找的哪个都比不上。比不上就比不上吧,反正我也不带回去。我当时担心离婚没面子,担心再找一个还是不合适。


话题二:相依为命


问:出来打工后,夫妻俩相依为命,感情会不会好点儿?

答:那是有这种感觉,工厂的工作也没家里辛苦,还有星期天休息,两个人一起在外地,关系比在家里好多了。

问:工厂提供了夫妻同住的宿舍吗?

答:我进厂后,厂里说要建夫妻房,但是一直在排队等。我们租了一间八九平方米的房子,是他要租的,我总想节约一点儿,住集体宿舍算了。他不肯,现在他离厂那么远每天都要回来。

问:他每天走这么远回来,应该是珍惜这个家吧?

答:他回来也没话跟我说,总是板着个脸,看见我工作丢了,一时间找不到工作,动不动就骂我不中用,我很伤脑筋。

问:一个家庭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你有没有跟他沟通过?

答:我也跟他讲过家和万事兴,叫他有什么不顺的就说出来,他总是不吭声。后来我发火了,我说:“你不把我当人看,我也不会理你。”

问:你丢掉工作之前,两个人也是这样紧张的关系吗?

答:那要好一些,就是这段时间我的压力大。

问:作为女劳务工,你觉得自己目前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答:孩子的教育。自己在外打工,孩子管不了。

问:你希望政府和社会给女劳务工提供哪些帮助?

答:按照劳动法的规定给我们工资、待遇、加班费,这是不过分的。我希望自己挣点钱能够回去做点小生意,把孩子管好。


 


第四章  农村人没有那么多思想

chapter  four

9_副本


她44岁,来自农村,初中毕业。来深15年,现做酒店服务员,月收入600元左右。结婚24年,在外租住一个房间。有4个孩子,两个已成年在外工作,两个还在读书。因为孩子上学交不起学费,夫妻两个人来深圳打工,平时打工赚不了很多钱,租一间小房,却要用去三分之一。忙忙碌碌地工作连星期天也难得休息,不舒服的时候基本都不会去医院看病,也就是吃点药。用她的话来说:“我们农村人没有那么多思想,出来打工每天都忙得要命,回到家吃了饭就想休息。”她想在深圳拥有一间自己的房子,也是为了孩子,想让他们有个固定的地方住,而他们老了还是要回家乡。也许就是这些希望支撑了他们这么多年在外地的打工生活。


话题一:打工一“族”


问:你先生在哪儿工作?

答:他在商务中心送票,平时还帮别人做钟点工。

问:你们的小孩儿都在身边吗?

答:没有,大儿子已经参军了,二女儿在广州打工,两个小的在家乡县城读书。每天走读,家里爷爷、奶奶照顾他们。


问:你生了四个孩子,那是超生了?

答:20世纪80年代,我们农村抓得不那么紧。

问:他们来过深圳吗?

答:没有,我们租的是一个小房间,一个月700元,他们来了也没地方住,再说学习任务也挺紧的。我们夫妻每年回一趟家看看。

问:你希望你的儿女今后做什么事?

答:我希望他们能够像你们一样有一份固定的工作,两个小的我一直鼓励他们读好书,考大学,多学一点本领,我希望我的女儿找个好一点儿的婆家,不要像我这样辛苦。

问:你女儿听话吗?你对社会上有些女孩子的轻率做法有什么看法?

答:我女儿很听话的,到现在还没谈对象。我出来打工后,很少接触你说的那样的人,我主要是做清洁工、钟点工、服务员,我身边的这种现象还比较少,只是听说而已,说过就算了。但是我是老观念,我不喜欢女孩东谈谈、西扯扯,我觉得做人要本分一点,不要让别人说闲话。

问:你说你想在深圳拥有一间房,你不工作时还会在深圳待吗?


答:我们家乡有房子,只是房子不太好,比较旧。但是深圳的房租太贵,要用去我们夫妻两个人三分之一的工资。我想买房子也是为了孩子,想让他们有个固定的地方住,等我们老了还是要回家里的。

问:你们在深圳打工能赚到钱吗?

答:比在家里强一点,最初我们出来打工,是因为孩子上学交不起学费。


话题二:恋爱与结婚


问:你和你先生是怎么认识的?

答:村里的人介绍的,我们两家只隔一个村。

问:你们夫妻感情还好吗?

答:还可以,我们农村人没有那么多思想,出来打工每天都忙得要命,回到家吃了饭就想休息。

问:星期天不休息吗?

答:很少休息,商务中心给人家送车票、送机票,星期天也很忙。

问:你的身体状况如何?

答:暂时没什么,只是有时感冒,吃点药就行了。

问:不舒服的时候有没有去医院看病?

答:基本没去,我的4个孩子都是在家乡生的,在医院看病太贵,平时也就是感冒,吃点药就好了。


问:你有没有定期做妇科检查?

答:没有,我结扎了,不用做妇科检查,也不用查环、查孕。

 

第五章  一心只为孩子

chapter  five


3_副本


她34岁,高中文化,来自农村。来深圳10年,现在一家服装厂工作,月收入1500元。两个孩子,都在深圳生活。没有深圳户口,孩子入学的费用比深圳户口的学生高几倍,在生活的压力面前,她把小的孩子留在身边,没送他去幼儿园。而为了省钱,他们一家4口只租了一间小房挤着住。在两人都没有单位也没有社保的情况下,生病只是自己吃点药,没去医院检查过。辛苦的工作,却得不到身体健康等基本的保障,巨大的经济压力,让他们拼命地劳作。不合理的制度让她承受更大的经济负担,顾不上身体,连基本的妇科检查都没有,怎么谈得上“性福”,这对他们来说,真的是没有办法的事。


话题一:家庭生活


问:你先生在哪儿工作?

答:他是做个体的,有时也打散工,做钟点工。

问:你每天工作几个小时?每个月能有多少收入?

答:忙的时候,一天要工作十多个小时,平均一个月有1500元。

问:你们的家务活儿谁做得多?

答:老公做得多。

问:你有几个孩子啊?

答:我出来打工没有多久就怀孕了,后来回老家生的孩子,现在大女儿8岁,小的是男孩有5岁了,现在小的带在身边,大的读小学。

问:你们是租房住的吗?月租多少钱?

答:是啊,每个月房租400元。

问:你一家4口人,只租了一间小房,能住得下吗?

答:没办法啊,为了省钱,挤一挤还可以。

问:大孩子读书的费用高不高?

答:没有深圳户口,入学的费用比深圳户口的学生高几倍,一个学期下来,不算伙食费和外出的活动费,要1100元。所以小的就在我身边,没送他去读书,主要是听说幼儿园的费用太高,一个学期要四五千元。


话题二:没有医疗保险


问:你们两人都没有单位,也没有社保,生了病怎么办呢?

答:一般的情况下,都是自己去买点儿药,吃了药就解决了。

问:你平时会定期妇检吗?

答:今年没去。

问:你生了两个孩子,有没有做结扎啊?

答:是的,所以我会经常痛经,也会常常腰酸背痛。我也没去医院检查过。只是怀孩子的时候做过产检,大的是在家乡生的,小的是在深圳生的,是一家小诊所。


问:有没有听说过小诊所不安全?

答:大医院生一个孩子要3000多,我怀孩子时做不了什么事,赚的钱不多,只有赌运气。

问:在小诊所生孩子要多少钱?

答:连检查一共800元。

问:两个孩子的身体都好吗?

答:他们的抵抗力差点儿,经常感冒。


 

第六章   不想长期分离

chapter  six


2_副本




她年龄37岁,初中文化,来自农村。居深圳1年多,经亲戚介绍在一家服装厂工作,月收入有1700多元。厂里包吃住,有社保。她和老公分开并不习惯,也不想长期打工,想等小孩读完书就回去。这些年没有攒下什么钱,老人有病,小孩又读书。年也不回去过,只想攒多点钱。虽然觉得深圳挺好的,但从来没有想过要留下来,因为不可能留在这里,在深圳生活挺贵的。面对留守在家里的儿子,她很难过,平时只好靠打电话,谈谈他的学习情况。面对老公,她依然记得那份感动,有一年我过生日,一进屋房子里黑黑的,老公“哗”地把灯打开,屋子里一个大蛋糕……


话题一:不在一起的日子


问:为什么是你出来打工?

答:因为我原来就在服装厂干过,他(丈夫)没有经验,所以我过来了。

问:你在这里工作得怎样?

答:我们老总对我们挺好的,她总是安慰我们,关心我们。我和老公一起到外面打工多年,这是第一次分开,刚开始时有点不习惯,现在也慢慢习惯了。以前我们一般在同一个厂里做,在外面租房子住,什么都是他来处理,收入也由他来管,我很省心,现在自己出来,就什么都要自己管,像什么都从头开始一样。现在我每个星期都会打电话回家的。他一般会问:“你好不好,有没有生病,生活怎样”,我有时也会担心他会怎么样。

问:在这里如果遇到了不开心的事情,你会否跟他讲?

答:(想了想)很少说,因为他会担心的,他也一样,很少跟我讲家里的事情,总是讲“家里挺好的,不用担心”,怕我担心。

问:你已结婚多年,现在与你丈夫分开一年了,有无性方面的需求呢?

答:(笑,不说话。)

问:当你想的时候,你会怎样解决呢?

答:想的时候就打打电话,聊一会。我也没有多想这个问题。他就说明年回来吧。

问:你担心他也有这方面需求吗?

答:不会的。他也理解的。

问:你觉得深圳怎样?

答:挺好的,但我们没有本事,不可能留在这里,在深圳生活挺贵的。


话题二:良好的婚姻关系


问:你老公对你好吗?

答:挺好的,他人挺好的,平时在家里都是他操心,我很少操心了。他人没有什么脾气。两人之间很少吵架,有时我生气了,跟他吵,他说着说着就走了。一般吵不起来。他是挺负责任的人,挺关心我的。他喜欢结交朋友,总是闲不住。

问:你最喜欢他的优点是什么?

答:会关心人。


问:你有不满意他的地方吗?

答:怎么说,他花钱大手大脚的,特别是对朋友。别人有几句好话,他就借钱给人家。现在冬天,没什么事做,打工的都回家了,就一起喝喝酒。

问:你们若意见不一样会怎样的?

答:大家都把意见提出来,好好谈吧,如果还谈不拢,一般他会听我的。

问:打过架吗?

答:没有,但吵过架。当时我们在新疆乌鲁木齐打工,我的小孩也过去了,想在新疆安家落户。但我的家公得绝症死了,为了照顾我的婆婆,我提出要回他老家去,因为我们在新疆的工资不高,两个人才1000来块钱,不可能再把我婆婆接过来,耗费太大,又要负担小孩的学费,但又不可能剩下我婆婆一个人在老家,她需要人照顾。但我老公不愿意回去,双方就吵了起

,打了起来。

问:他有没有做过什么事情是特别让你感动的?

答:那时我们在新疆打工,有一年(2003年)我过生日,我们从来没有过生日的习惯,我自己也忘了。我下班一进屋,我儿子就说妈妈你回来了快进屋,我见没开灯就说“房子里黑黑的”,我一进去,我老公就“哗”地把灯打开,我见屋子里一个大蛋糕,我挺感动的。

问:你希望你的家庭以后会怎样?

答:希望大家都在一起,平平安安就好。


话题三:对儿子的期望


问:打了那么多年的工,收入怎样?

答:没攒下多少钱。我也不想长期打工,就想打几年工,等小孩读完书了,我就回去了。我们家现在还是挺困难的,我丈夫现在在家里种地,可以照顾他的母亲和我儿子。家里也就是养点猪、种点粮,虽然够吃,但攒不了钱。老人有病,他母亲60岁了,身体不太好,我婆婆有好多病痛,她的一服药要七八十元,每天都要吃药。记得前段时间,她的血压很低,我老公就带她到县里去买(输)血,买(输)血后她就好多了。我的小孩读初中,学费、卷子费、补课费等加起来,一个学期也要一两千,生活费一个月300元。我母亲已不在,过年、过节就给我父亲寄点儿钱。现在就我出来打工可以攒点儿钱。

问:准备回家过春节吗?

答:不准备,因为我才来一年。想攒多点钱,我小孩要读高中了,学费更贵了。今天刚打过电话,我婆婆说家里什么都有,年货都准备了。我寄了1000块钱给我老公,让他拿点钱给我婆婆。去年我没有在家过年,他们不习惯,我儿子写信给我说,家里就缺我一个人。

问:你有陪小孩读书吗?

答:如果在家里,我们就会陪着他的。但时间不多,我带小孩到两岁,然后就由我婆婆带,我就跟我老公到北京打工,到了他四年级的时候,我们到新疆打工,就把他带在身边读书。到六年级时,我们就回老家了,我在老家带了他一年,之后我就到这里来打工了。

问:你跟你儿子的感情如何?

答:还是挺好的,开始时他不想去新疆,后来感情就好了。记得有一次,他问我:“妈妈,你是不是把我生下来就走了?”我说:“不是呀,我把你带到两岁呀。”他说不记得了。

问:你希望他以后干什么?

答:就希望他把书读好。

问:你出来工作后有没有经常与他联系?

答:有呀,他现在住宿,每个星期回家后都打电话给我,谈谈他的学习。他成绩还可以,英语和语文成绩较好,但数学成绩不好。我也有点担心。我跟他谈过,他说:“我正在努力呀。”

问:你对你儿子有何希望?

答:希望他能考上大学。


 • end • 



BOX009

《深圳女劳务工婚恋状况研究

                 作者: 蔡立   原丽萍  

                 出版时间:2008年12月

        





评论

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3号楼 华龙大厦 A/B座13-16层 邮编:100029
客户服务邮箱:wangxuan@ssap.cn 或拨打:010-59367096(9:00—18:00)
社科文献出版社 Social Sciences Academic Press( SSAP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6494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07 新出网证(京)字094号